历史脉络

历代玉螭龙的演变

若龙而黄

北方谓之地蝼

从虫,离声

或无角曰螭

螭,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其“身世”扑朔迷离,古籍中对螭的定义大致有四种,分别为“似虎的猛兽”、“龙的九子之一”、“无角的黄色的龙”和“雌龙”。

長安博物館藏 螭虎紋玉劍璏

螭的形象,似龙而又非龙,尤其是早期的螭纹,更接近于蛇,故世人多将一种与龙相似而无角的四足神兽称为螭,因其造型多呈盘曲蜿蜒或攀援葡匐状亦称其为蟠螭,又因它面如虎形的相貌,将其称之为螭虎。最初的螭纹,作为龙的附属,同样活跃在中国远古文化之中,尤其是在中国玉雕传统图纹装饰艺术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1、萌芽与发展期

春秋战国之际,这只“神灵”活跃起来,它不仅常用作青铜器的装饰,而且还出现在各种玉雕艺术品的图纹中。战国时期是螭纹玉器的出现时期,它为螭纹日后的稳定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藏 螭紋玉飾

战国时期的螭纹,造型多样,呈盘曲状。最初的螭纹似龙像蛇,直到战国中晚期才与龙区别开来,逐渐成为一种独立的图案装饰。战国玉工多以镂雕的手法来表现螭的形象,玉器上的螭纹皆作扁平形而未见有立雕或半立雕器,通体除特定的器物,如冲牙等外,均呈S形,弯曲自如。

故宮博物院藏 玉螭鳳云紋璧

如曾侯乙墓出土的“白玉镂雕螭食人纹佩”,此佩长6.2厘米,宽3.8厘米,厚0.4厘米,呈片状。此佩中间雕出一只盘成一圈的螭,躯体与螭尾融为一体且雕刻绞丝纹装饰。螭张口咬住一个赤裸的人,一只爪抓臂,一只爪抓腿,似乎想一口吃掉此人,在螭的两侧,分别雕了人首蛇身的形象。此件玉佩中的螭与其他部分均在一水平面上,技法多采用镂空雕的技术,这也是战国时期琢刻螭纹玉器所用的主要方式。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白玉镂雕螭食人紋佩

螭首是战国时期螭纹玉器的重点刻画对象。初期的螭首多小而似蛇头,后期则多圆润,类似虎头,造型则多为侧面剪影。此期的螭首均琢细眉、圆形或橄榄形眼,鼻长而直,双耳竖起,嘴巴微张、露齿。战国时期螭的颈部粗长且饰有花纹,螭身有四足,腿部强壮有力如腾云驾雾一般,尾部向上翘起,且向內卷曲饰绞丝纹,螭整体呈现出强劲威猛之感。

故宮博物院藏 玉鏤雕螭龍合璧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战国玉螭纹觹,整器长6.7厘米,宽6厘米,厚0.6厘米,新疆和田玉材质。螭身呈转首侧身之态,透露著几分虎的姿态。螭的头部呈桃形,具明显的猫科动物头部特征,眼尾上挑,眼梢用细长的阴线延伸,下颌短小,耳朵上翘,脖颈长,身饰花纹,尾部与身体没有明显的区分。此玉螭纹觹线条流畅,将螭威武的神态及灵动的身形表现得淋漓尽致。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玉螭紋觹

在装饰纹样上,战国时期玉器上的螭纹常以细阴刻线勾勒出花蕾纹、云纹、滴水纹等,尾部常以绞丝纹装饰。螭纹在战国时期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玉器装饰图案,墓葬中出土的大多螭纹玉器都有独特、精美的雕文图案。总的来说,此期的螭纹玉器具有很高的艺术造诣,可谓是螭纹艺术的里程碑。

 

2、鼎盛期

汉代是螭纹最鼎盛期,数量多,螭纹在许多玉器上都能见到。汉代螭纹一般饰于玉佩、剑饰、带钩、玉璧等玉器上,到了东汉,玉瑗、玉环上也有了螭纹作装饰。此期的玉螭,从以往的侧视形态转化为正视和表现俯视能见的正面形态,螭的四足分列驱体两侧,而不是战国那样四足都在身下,每侧各两足,呈爬行状,也不见或少见扭丝式尾。

大葆臺西漢墓博物館藏 螭虎紋玉佩

西漢螭紋在造型上多爲“S”形,身軀逐漸擺脫了蛇的形態,更接近于虎.螭頭較小、一字眉、方鼻是此期螭紋的典型特征.如故宮博物院藏的白玉镂雕螭虎紋劍珌,器身三面圍外框,框邊緣呈凹凸狀,並陰刻“二”字紋.框內兩面镂雕螭虎紋,正面稍弧凸,高浮雕,背面稍內凹,淺浮雕.螭虎圓眼,大鼻,扭身上卷,絞絲形尾.兩面螭紋略有不同.此件玉劍珌中螭的形象已幾乎完全脫離了龍的外觀,虎的特征清晰可見.

故宮博物院藏 白玉镂雕螭虎紋劍珌

此時的螭紋常與龍鳳、熊、虎、四靈即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組成圖案.如故宮博物院藏的玉龍螭紋洗,是螭紋與龍紋結合的一件作品.此器選用青色玉料,玉質細膩,左側手柄處雕飾一螭一龍,螭頭更接近虎頭,但仍保留了角.螭身作匍匐狀,後腿支撐,強壯有力. 螭身在雲中時隱時現,身後藏有一隻龍,只露出一個張著嘴的龍頭.右側的手柄處裝飾一隻龍,龍身亦隱與雲中.從此類作品可以看出,螭與龍作為權利和野心的代表,備受皇室青睞.

故宮博物院藏 玉龍螭紋洗

東漢時期,螭紋的特點與西漢基本一致,只是在局部器官的特征以及藝術風格上略有不同.表現在外形上的不同是,東漢時期的螭的耳朵不再上翹,而是如小狗一樣下垂.在藝術風格上,西漢玉器中的螭紋常以圓雕、高浮雕的形式出現,裝飾紋樣以陰刻線爲主,而東漢時期的螭紋,生動立體的風格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豐富多變的布局,紋樣上多以平行排列的短直線作爲裝飾.

中山簡王劉焉墓出土 螭紋玉璧

如故宮博物院藏的“宜子孫”出廓玉璧,璧頂棲息著一只鳳凰,鳳身臥于“宜”字之上,姿態優美,壁內雕有對稱的雌雄雙螭,呈“S”形棲息于璧內兩側,螭首銜接于“子”字,螭紋銜接于“孫”處,造型極富動感.此件作品將镂空雕、陰刻線、淺浮雕等多種技法相結合,整體圖案布局合理,對稱的雙螭,既符合了審美,又彰顯了高超的技藝.其生動的造型、獨特的設計、精致的紋飾,可謂是東漢時期螭紋玉器的上乘之作.

故宮博物院藏 “宜子孫”出廓玉璧

漢代結束後,隨著時代的變遷,玉螭紋歷經日陵月替,直到明清時期,這只好動的神靈才又開始活躍起來,並一發不可收拾.此時它既不是圖騰崇拜物,也不是威武的象征,更談不上人們對它的敬畏和崇仰,而是完全變成了人們抒發懷古之幽情的一種吉祥物.

 

螭紋玉器在中國古代玉器史上延續了兩千多年,在不同的曆史時期,其表現出的不同的形象結構和豐富多變的紋樣,都反映了中國古代社會的政治文化生活和人們的審美觀念的變化,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