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博物馆考古发现

“玉出红山——红山文化考古成就展”


2020年10月17日开幕
地点:北9展厅
票价:免费
(展期以官网最新信息为准)

1986年7月25日,《光明日报》头版发表了这样的消息:

“中国文明起源问题找到新线索,辽西发现五千年祭坛、女神庙、积石冢群址。考古学界推断,这一重大发现不仅把中华古史的研究从黄河流域扩展到燕山以北的西辽河流域,而且将中华文明史提前了一千多年。”

红山文化,究竟有何神奇之处?

红山文化是距今约6500 – 5000年前中国东北地区西辽河流域最著名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是多元一体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在中华五千年文明中占据着独特的地位。

其中著名的牛河梁遗址位于辽宁省朝阳市,是一处红山文化晚期独立于居住区以外、规模宏大的祭祀遗址群,距今5500 – 5000年。牛河梁红山文化坛、庙、冢遗址和珍贵玉器的发现,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提供了有力物证,并对其后社会的建筑、宗教、美术、历史等诸多方面产生了重要影响。
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中国国家博物馆会同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辽宁省文化和旅游厅(辽宁省文物局)、辽宁省文化演艺集团(辽宁省公共文化服务中心)共同举办的“玉出红山——红山文化考古成就展”于10月17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本次展览共展出玉质礼器、红陶祭器、人像雕塑等珍贵文物160余件,结合考古现场图片和建筑过程复原,集中展示了红山文化遗址历次重要发现和最新考古成果,其中田家沟和半拉山墓地出土文物为首次在辽宁省外展出。

同时,展览还通过红山文化出土文物与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出土文物等的对比,深刻揭示了西辽河流域连接南北、沟通东西的要冲地位在中华文明起源发展中的重要影响。
第一单元丨礼重在祭
红山文化发现有多处祭祀遗址,或仅由祭坛组成,或与墓地共存,其中牛河梁遗址内同时建有祭坛、女神庙和积石冢墓群,是最高等级的祭祀遗址。在这些遗址中出土了人物、动物塑像等与原始宗教崇拜有关的遗物,是红山先民自然崇拜、神灵崇拜和祖先崇拜的反映,对中华文明起源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牛河梁遗址女神庙

此单元重点展品有:

泥塑人像耳朵残块,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长12.2、宽6.4、厚4.6厘米,牛河梁遗址第一地点女神庙北多室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残块为草拌泥质,捏塑而成。大小约为真人耳朵尺寸的2倍,整体轮廓和耳轮等细部及背面都较为粗糙,正背面均可见捏塑痕迹。


小型陶塑女性立像,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残高9.6厘米,牛河梁遗址第五地点上层积石冢二号冢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人像为泥质红陶,女性形象。头部与右腿缺失,双乳凸起,双臂收拢贴于腹前,腹部微隆,背部向内凹,两侧有弧形线条。人像通体压磨光滑,左足塑出一半高靴形,主体部分未见着有服饰。靴子与左脚的形象极为写实,反应了当时红山先民的生活风貌。


彩陶盖瓮,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通高49.2、腹径42.4、口径13.2厘米,盖高7.2、径18.9厘米,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四号冢6号墓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此瓮为泥质红陶。敛口,圆唇,领较短,圆肩,大圆鼓腹,小平底。下腹侧附竖桥状双耳。器表通体装饰红陶衣,从肩部至下腹部绘制四道勾连涡纹宽带黑彩。器盖似倒置的钵碗,圜顶,正顶部嵌有一桥状小纽,绘有四道黑彩,为平行线间斜宽带纹。


石雕人头像,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5000年),长24、宽9、高33厘米,半拉山墓地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此头像为黄褐色砂岩质,表面风化,有一层土沁。采用圆雕手法,面部轮廓清晰,风格写实。颧骨突出,柳叶形眼,鼻呈三角形,嘴角及下颌雕刻胡须数道,耳部为半圆形。头顶有冠带饰,垂向脑后。

第二单元丨唯玉为葬
红山文化墓葬为积石冢形制,表现出等级分明、形制规范和内涵丰富的特征,是中国墓葬史上具有标志性的实例。积石冢墓随葬品多为玉器,极少见石器和陶器。这种以玉为葬的习俗,与王国维先生阐释“礼”(禮)字初意为“以玉事神”极为吻合。

“礼”字的甲骨文与金文写法

此单元重点展品有:

玉玦形龙(相关介绍见文末)

玉玦形龙,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高10.3、宽7.8、厚3.3厘米,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4号墓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此玉玦形龙为第一次正式发掘出土的玉雕龙。玉呈黄绿色,背部及底部有红褐色斑块,背部斑块大,颜色尤重,且不够光滑,可能是河磨玉的皮壳部分,近耳部有一道裂纹。龙体蜷曲,首尾缺口完全断开,似玦形,体形扁圆而厚重。兽形首,短立耳较大,两耳之间从额中到头顶起短棱脊。圆眼微突,吻部前凸,有鼻孔,口略张开。前额与吻部刻有多道阴线:吻部五道,较深;鼻下二道,鼻上三道。中央大孔为两侧对钻,孔缘经磨光。背上部钻有单孔,孔缘不规则。通体精磨,光泽圆润,出土于墓主上腹右侧。


碧玉C形龙,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距今6500 – 5000年),高26、通鬃长21厘米,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塔拉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此件为已知红山文化玉龙中体型最大的一件,有“中华第一龙”的美誉。整器由墨绿色岫岩玉雕琢而成,吻部前伸上扬,梭形细目,鬣鬃飘举,卷尾有力,躯体卷曲若钩。虽无角、无肢、无爪,却极富动感。周身光洁,造型生动,雕琢精美。目前此类玉龙只见于红山文化分布北区的内蒙古赤峰地区,辽宁朝阳牛河梁地区尚未见到,可能与区域和文化间差别有关。

玉凤,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长21、宽12.7、厚1.24厘米,牛河梁遗址第十六地点4号墓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玉为淡绿色,有小开片。整体呈扁薄片状,正面中部略鼓,背面较平。正面凤鸟为卧姿回首,高冠,曲颈,圆睛,疣鼻,喙扁且长,前端钩曲,与飞羽羽翅相接。翅内作三分上扬,尾羽作三分向下,以阴线浅刻羽根下短短的绒羽。每部分既各自独立,又浑然一体;各部分阴刻的线条虽简略却十分流畅,神态极为生动传神。背面光素无纹,有三道横向片形磨具开料痕,以及四对隧孔,隧孔均匀竖穿,两两相对,为实心桯钻技术斜向磨出。通体抛光。出土于墓主头骨下,横置,正面朝上。


玉勾云形器,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高9.4、宽28.6、最厚0.5厘米,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27号墓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此器为迄今所知红山文化同类器物中最大一件。玉为深绿色,有黄色瑕斑及开片。器体呈扁平长条形,有正、背面之分,两面都有雕纹,正面雕纹较深。中心部位镂空图案似圆孔式双眼和弯弧形双眉,底边雕刻成一排粗齿,齿表面随器形及镂空的纹路走势琢磨相应的浅凹槽。近上沿中部有一穿,似鸟类的圆眼和似兽类的尖牙,说明该器物不是写实性的玉器,而是通过想象和夸张,将几类动物的特征集于一身。采用拟物与抽象相结合的手法,以平面减地打磨的工艺,表现出了极具张性的美,是红山文化先民高超的艺术水平与神灵崇拜相结合的产物。其表面琢磨的旋转式浅凹槽,与玉勾云形器的造型特点一致,因而也将这类造型的玉器归类为勾云形器。该器物出土时位于人骨头部左侧、左肩以上,竖置,背面朝上。有学者也据其勾连盘卷的外形和纹饰,而称之为“玉雕玫瑰”,其用途可能与权杖一类器物有关。

玉龙凤佩,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长10.3、宽7.8、厚0.9厘米,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23号墓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龙凤佩青白色,泛绿。长方形,长边两侧有红褐色间白色瑕斑,应为原玉料的皮壳部分所遗。有正背面之分,板状体,较厚,稍向背面内弯。正面以减地阳纹与较粗的阴线雕出一龙一凤,都以头部雕刻为主,身体简化。龙首横置,圆目较鼓,吻长,吻端圆而有上翘,有圆窝状鼻孔,额与吻边饰表现皮毛的短阴线,顶后部有2斜长突尖,应为双角,龙体作外卷状,另上颚与角旁的边缘深刻如凹槽,有似系绳的卡槽。凤立置,勾啄,啄端甚尖而锐,圆目有外鼓,顶冠以短阴线表现羽毛,背有下垂状的三尖突,应与表现长羽有关,体亦外卷,与龙体相对相接。反面平而无纹。佩体上钻孔较多,中心以一桃形孔将龙凤体相隔,近短边有与龙凤卷体相应的二圆孔,另短边近侧边的两端各一小孔,以上都为两面对钻。背面另有3组牛鼻状孔:长边一侧的正中有一孔,短边两侧在钻向正面的小孔旁各钻一牛鼻孔,其中一牛鼻孔钻透小孔的孔壁,另一孔旁有5道凹槽,在槽内钻牛鼻孔。


玉兽首端饰,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长6.1、宽4.5、厚2.4厘米,半拉山墓地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玉呈乳白色,微泛灰色。体呈楔形,一端雕琢出兽首形,一端渐薄,加工出榫头。兽首双耳直立,双目为对钻的穿孔,两侧有偏差,孔径不规则。额头微耸,吻圆而短,鼻尖上翘,嘴巴微张,下颌宽厚,颈部向内收而出棱。下接楔形榫头,前后两侧面未打磨,较为粗糙,用以增大摩擦力,使榫头不易脱落。

玉人,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高18.5、头宽4.42、最厚2.34厘米,牛河梁遗址第十六地点4号墓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玉为黄绿色透闪石籽料,背面有大面积深浅不一的铁锈红瑕斑,在左侧头顶局部留有略呈圆形的玉皮,玉质细密坚硬。玉人为整身形象,立姿。形体为圆角的三面体,有正面、背面之分,背面光素无纹饰。人体正面半圆雕,头部方圆,双眼半合,嘴巴半张,额间凹陷,表情呈痴迷状态;双臂曲肘,双手立于胸前;双腿并足而立,呈站立祈祷状;脐下部位凸鼓,应为巫师作法时的形象。颈的两侧及后面对钻有三通孔,可穿绳系挂。出土在墓主左侧盆骨外侧,背面朝上。


玉双连璧,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距今6500 – 5000年),长6.5、宽4.1厘米,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玉为黄绿色。器体扁平,上窄下宽,中部皆有圆孔,两侧有对称窄缺口,边沿有刃,顶部有圆形穿孔用于悬挂或佩带。联璧除双联外,也见三联形式,迄今仅在红山和凌家滩等文化发现,为数很少。联璧制作工艺虽不及圆璧复杂,但琢磨非常精细,应为当时特殊礼仪用器。

第三单元丨文明曙光
红山文化不仅传承了本地区前红山诸文化和相邻地区较早文化的因素,而且与同时期的其他考古学文化进行了广泛的交流,是五千年前中华大地上如满天星斗般文明火花中耀眼的一束,成为多元一体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

此单元重点展品有:

类龙纹陶片(2件),新石器时代 兴隆洼文化(距今8200 – 7200年),长6.5、宽3.5厘米/长6.5、宽5厘米,阜新查海遗址出土F23:26,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陶片皆为夹砂红褐陶,分别为龙的身体和尾部残件,用窝点纹表示龙鳞,应该是附饰于陶器上的贴塑泥条。


石雕神人碑形器,新石器时代 兴隆洼文化(距今8200—7200年),高7.8、宽4.4、厚2.7厘米,阜蒙沙拉乡塔尺营子遗址出土,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此碑为石质,呈长方体,各面有明显外弧,磨制光滑。器体正面上部中心有阴刻人面图案,下部刻有一道横线。人面为圆眼,长弯眉,山形鼻,窄平口,口的两侧有上下交错的獠牙,牙外侧以双弧线表现,并有向外的放射状长尖齿突。人面两侧各有三个近似蛇形的“S”纹,其下为八行排列整齐的三角纹。此碑形器以多种图案突出表现神化的人面,图案整体布局,虽然刻划较浅,但却具有立体感,是体现兴隆洼文化先民信仰观念的艺术杰作。


彩绘陶鬲,新石器时代 夏家店下层文化,口径16、高24.4厘米,敖汉旗大甸子墓地出土,辽宁省博物馆藏。

此器为磨光黑陶。整体器形瘦高,口沿较宽,直筒腹较深,高裆袋足。全器绘有红、黄两色兽面纹,纹饰精美。彩绘陶器上的兽面纹图案也承袭了红山文化玉器和彩陶的因素,并对商代青铜器饕餮纹的形成有所影响。

在这些文物中,有三件重要玉器最具代表性。


玉玦形龙
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高15.6、宽10.7、厚4.2厘米,牛河梁遗址采集(标本5),辽宁省博物馆藏。

此玉玦形龙为20世纪70年代在牛河梁遗址采集所得,是此类玉器中体形较大、形制规整,且唯一雕有牙齿的一件。整器呈鸡骨白色,局部有黄色土沁。猪首龙体蜷曲如玦,首尾相连未断,通体浑厚圆滑,造型粗犷。猪首形象逼真,肥耳,圆眼,阔嘴,吻部前突,口微张,露出獠牙。面部磨出有平凹变化的瓦沟纹,以阴刻线表现出眼圈和皱纹,刻画线条极为匀称流畅。中央为管钻的大孔,背部有桯钻的小孔,两孔均为两面钻,可穿绳系挂。此类玉雕龙首形象,现在亦有学者认为是熊首。


玉斜口筒形器
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 – 5000年),高13.3、斜口端最宽8.3、平口端长径5.9-6.8、壁厚0.5厘米,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25号墓出土(N2Z1M25:3),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此筒形器为青绿色玉,有黄褐色瑕斑。整体扁圆筒状。一端作斜口,口大而外敞;一端作平口,开口较小。上下口沿的沿面均磨平或磨薄似刀刃。近平口口缘的长径两侧,有由外向内单面钻出的双孔。内壁有掏取内芯时遗留的线切割痕。该器出土于墓主颈部,横向放置,斜面朝下。玉斜口筒形器过去多为传世品,因用途不明一度被称为“玉护臂”或“马蹄形器”等。

玉勾云形器,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5000年),高11.4、宽22.5、厚1厘米,牛河梁遗址第十六地点2号墓出土(N16-79M2:1),辽宁省博物馆藏。

此勾云形器为同类器中体形较大,也较为规整的一件。玉呈黄绿色,器表微见土渍痕迹。器体扁平,为长方形板状,上下、左右近乎对称。中部有弯弧状镂空,凸显一勾角。左右两侧各向外伸出一对勾角,弯曲不明显。上下两侧边缘处有二、三个圆弧状凸起。正面琢磨出与形制相应的浅凹槽云形纹路;背面平整,分布有四组竖向斜穿隧孔。该器出土于墓主头部,斜向放置,正面朝上。此类器物原认为是配饰,后认为是单独存在,可能是与斧钺类有关的器物。

举办本展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充分发挥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的重要作用”的重要指示精神的实际举措,突出展现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鲜明特点。

希望展览帮助公众更加准确认识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感受中华文明的灿烂辉煌,在国博参观中潜移默化增强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