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脉络识玉辩玉

良渚文化玉琮上的纹饰特征

良渚文化距今约为4200年至5300年左右,是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一支主要分布在环太湖流域的文明,因一九三六年首次发现于浙江省余杭县良渚镇而得名。之后随着研究发掘的深入,新的遗址不断被发现,至今为止遗址总面积达到34平方公里。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良渚文化遗址申遗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被誉为人类早期城市文明的范例。

然而让世界为之侧目的,不仅仅有良渚文化古城遗址,还有这个文明创造的数量众多的各式玉器。在五千年前,当时的古人在纯手工制作的情况下,能创造出如此之多纹饰精美的玉器,真是让人惊叹。从浙江余杭瓶窑反山墓、浙江余杭下溪湾村瑶山墓等大墓中出土数量众多的精美玉器,与其他小墓出土的零星小型玉器对比来看,当时的社会等级区分已经相当明显,私有制财产制度已然相当成熟,标志着良渚文化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文明程度。

玉梳背,良渚文化,1987年浙江省余杭县反山墓出土,通高5.27厘米 ,上宽5.4厘米, 中宽10.34厘米 ,下宽6.3 厘米,最厚0.4厘米。浙江省博物馆收藏。
良渚玉器种类丰富,有冠形器、玉琮、玉璧、玉璜、玉带钩、玉钺、锥形器、手镯、圆盾形器、玉玦、各种动物造型、管珠等。纹饰的主要表达方式为阴刻线,用阴刻线突出阳线的立体感和纹饰的层次感。并有浮雕、透雕、圆雕等雕刻手法。

玉三叉形器,良渚文化, 1987年杭州市余杭区良渚镇瑶山遗址M7 出土。高4.8厘米、宽8.5厘米、厚0.8厘米。南瓜黄,左右两叉平齐,上端略向外突,中叉较低,有竖向直孔一个。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在良渚玉器中,不论是玉璧、玉琮还是玉钺,面上都雕有一个神秘的图案。起初人们对这个图案并没有在意,但它反复出现在不同地点出土的不同玉器表面,引起了考古学家的关注,这个图案代表什么呢?考古学家将它命名为“神人兽面纹”。

玉琮王,良渚文化,1986年浙江省余杭县反山12号墓出土,玉琮形体宽阔硕大,纹饰独特繁缛,为良渚文化玉琮之首。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馆。

“神人兽面纹”是良渚玉器中最重要的纹饰。最典型的神人兽面纹出现在反山12号墓出土的“玉琮王”上,这件玉琮呈外方而内为圆孔的矮柱体,高8.8厘米、宽17.1—17.6厘米,重达6.5公斤。琮上的花纹由四组兽面纹和四组神人兽面复合纹相间地组成,每组又由上下两层相同的花纹组成。在玉琮的四个转角处,以转角为中轴饰左右对称的兽面纹。在玉饰的四个正面各饰一组上下两层的神人兽面复合纹。神人和兽面复合的单独纹样,约高3厘米、宽4厘米。刻纹繁丽,细如毫发,为原始社会玉器雕刻艺术的杰作。神人的脸部呈倒梯形,眼圆睁,横鼻的两翼向上翻卷,龇牙咧嘴,面目刚强威武。头戴冠,冠上满饰放射状的长羽毛。神人上臂平抬,下臂提起,大拇指伸举,四指并拢,作引体上升状。下肢蜷曲,足部为鸟爪,俨然为鸟飞行时足部的形态。在肢节处还生有羽毛。神人的身子为兽面纹,兽面的一双圆眼与人乳的部位相重合,鼻横宽,张开的嘴中露出两对上下错开的獠牙。在兽面纹的两侧还饰一对相向的飞鸟纹。从整体上看,这件玉琮上的神人兽面复合纹为主题花纹,以人为主体寓含着兽面和鸟,乃是具有超凡能力的神人。兽面可能为部族的保护神,起着驱邪辟祟的作用。鸟则为氏族的图腾神,墓主人藉神鸟可以通灵而升天。因此,神人兽面复合纹可视作氏族的徽纹。享有饰着这种徽纹的玉器的墓主人,意味拥有辟邪通灵的法力,而且有着神人合一的特殊身份。

顾名思义,“神人兽面纹”分为“神人”和“神兽”两个部分。“神人”在上,头戴羽冠,两手翼展并放在兽面两侧;“神兽”在下,巨目圆睁,利爪在前,做蹲踞匍匐状。神人兽面纹周身布满回旋的底纹,几无留白。值得注意的是,神人的面部和羽冠以及兽面都用浅浮雕的手法做了突出强调,即做器者要将图案的其他部分全部磨低,这样费工费时的做法即使在1000多年后的商代晚期都是非常少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