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脉络玉文化

聊聊历代玉带钩的发展与演变

 

带钩,是古代贵族和文人武士所系腰带的挂钩,古又称“犀比”。多用青铜铸造,也有用黄金、白银、铁、玉等制成。带钩起源于西周,战国至秦汉广为流行。带钩是身份象征,带钩所用的材质、制作精细程度、造型纹饰以及大小都是判断带钩价值的标准。带钩是以钩连腰带的,由钩首、钩颈、钩体、钩面、钩尾、钩柱和钩纽等组成。

今天给大家来聊聊玉带钩,

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遗址,曾多次出土玉带钩,大多处于人架的下肢部位。浙江余杭良渚文化墓地出土的一件玉带钩,是迄今时代最早的玉带钩。

玉带钩 良渚文化,现藏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余杭市瑶山7号墓出土

 

商周时期的腰带多为丝帛所制的宽带,《诗经·曹风》云:“淑人君子,其带伊丝。”郑笺:“谓素丝大带,有杂色饰者。”大带又名绅带,《礼记·玉藻》说绅带的长度“士三尺,有司二尺有五”。绅即丝带束紧腰部后下垂的部分。女子的腰带也用丝质,下垂部分名襳褵。

鸭首形玉带鐍 春秋,现藏于宝鸡市考古队,陕西省宝鸡市益门村2号墓出土

 

西周的晚期至春秋的早期,华夏民族采用铜带钩固定在革带的一端上,只要把带钩勾住革带另一端的环或孔眼,就能把革带勾住。使用非常方便,而且美观,所以就把革带直接束在外面来了。文献记载春秋时齐国管仲追赶齐桓公,拔箭向齐桓公射去,正好射中齐桓公的带钩,齐桓公装死躲过了这场灾难,后成为齐国的国君,他知道管仲有才能,不记前仇,重用管仲,终于完成霸业的故事。

鸟首形玉带钩 春秋,现藏于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陕西省凤翔县南指挥村秦公1号墓出土

 

春秋晚期的墓葬中,玉带钩、铜环与玉瑗、玉璜和其他玉饰组成的佩饰同出。战国时期的带钩造型变化较多,材质高贵,工艺精美,制作十分考究。体积大者长20厘米左右,小的仅4、5厘米,常见的尺寸一般在10厘米左右。钩身多作窄长条形,侧视钩身弯曲呈“S”形。常见的有四种样式:第一种作水禽形,钩体似鸭腹形,鸭嘴形钩首,钮近尾端,大多数素面,也有雕刻涡纹、方格网纹、谷纹的。

蛇首形玉带钩 春秋,现藏于宝鸡市考古队,陕西省宝鸡市益门村2号墓出土

 

第二种为铲形,钩体为铲形兽面,钩首为龙首。第三种为分节带钩,用金属杆串联数件玉块制成细长条,钩首和钩尾作龙首或虎首形,钩体饰卷云纹。第四种为嵌玉带钩,即在金银铜质带钩中嵌入玉玦、玉鸟等玉饰。第一种带钩流行于整个春秋战国时期,后三种带钩战国时期才出现,一般造型新颖,制作精良,既实用又美观。

玉带钩 战国早期,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湖北省随州市曾侯乙墓出土

 

在两汉时期,玉带钩为帝王、贵族所专用,材质精良,工艺更趋精巧。带钩的形式也有了新的发展,有长条形、琵琶形、螳螂肚形。长条形的断面有圆棒形、方形抹棱和矩形。汉代的玉带钩曲线优美,棱角分明,钩首有螭首、龙首等。钩身素面较多,有纹饰的仍以勾云纹、谷纹和菱形纹为主。此外还有用浅浮雕、高浮雕在钩峰琢龙、螭、云头形象的,这类钩见于西汉早中期。

铁芯玉带钩 西汉,广东省广州市南越王墓出土,现藏于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

 

如广州南越王赵眜墓出土玉龙虎带钩,长19.5厘米,宽4.1厘米,通体琢浮雕变体龙虎纹。同墓出土玉龙附金带钩,玉龙作∽∽形变体,龙尾嵌套金质带钩,通长14.4厘米,制作极为精美。

玉带钩 西汉,广东省广州市南越王墓出土,现藏于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

 

汉以后至宋,由于服饰的变化,带钩不再使用。宋代仿古玉兴起之时,出现仿古的玉带钩。元代时,玉带钩被蒙古人用于腰带上,遂再度在社会日常生活中流行开来,形制主要源于战国两汉的玉带钩造型。

玉带钩 南宋,现藏于广汉市文物管理所,四川省广汉市和兴乡联合村出土

 

常见的主要有两种:一是琵琶形,形式仿汉代带钩,素面与饰纹均有,所刻的纹饰有仿古的蟠螭纹、勾云纹,纹饰的琢法已失古意;二是螳螂身形,该型带钩单薄细长,带钩后身弧度大,弧形内带钉,多作鼻纽或椭圆形纽,鼻纽是元代带钩的典型时代特征。

螭纹玉带钩 元代,现藏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书所,陕西省西安市小寨瓦胡同村出土

 

明代玉带钩造型较元代更为丰富,有琵琶形、螳螂肚形、条形、圆棒形及雕成龙、螭、鸟、兽、虫等异形带钩。螳螂肚形数量最多,钩头多作龙首,此外还有鸭头、羊头、凤头、如意头、马头等数种。龙头雕刻的比较清瘦,龙嘴变尖,眼如同虾眼,长面外凸,颈部细,钩身弧度较大,弧内带钉,有圆面、椭圆面、方形面等。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省杭州市半山出土

 

此类带钩光素的多,有的钩身上分三棱打洼,造型简洁优美。龙首镂空单螭带钩,是明代另一种典型样式,旧称“回头教子”或“苍龙教子”。此类带钩主要流行于明代早中期,琵琶形钩身,上镂空立雕一螭与钩首龙头相呼应,这种带钩是明钩中的精品。

玉带钩 清代,河北省献县陈瓒墓出土,现藏于河北省文物保护中心

 

清代玉带钩基本继承了明代风格,造型上没有大的变化,然清代的用料、做工、上光普遍好于明代。有些钩身雕鸟兽、虫、鱼等图形,纹饰设计颇具匠心。从整体看,清代带钩造型纹饰的细部处理仍有自己的特点,表现在龙螭形象多首大颈粗,螭虎神情呆板,常见扁平三尾;带钩后身弧度变小,钩身下带钉较矮。

玉带钩 清代,安徽省岳西县清墓出土,现藏于岳西文物管理所

 

其带钩纹饰比前代丰富,仿古、花卉、吉祥图案系此时新创。乾隆时期玉带钩雕琢细巧精致,之后水平下降,动物有形无神,刀工不流利,抛光不够光滑。清后期出现大量翡翠带钩,多制作较粗,水平不高。

玉带钩 清代,现藏于安庆市博物馆,安徽省安庆市卫东公社主大队清墓出土

 

带钩所具有的深厚的文化艺术价值以及其小巧价廉的特性是导致其收藏热不断升温的重要原因,但在此类表象问题之下,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古代带钩的自身用途属性决定了保存完好的存世带钩越来越少,这也是其在市场上紧俏的一个核心因素。

龙首螭纹玉带钩 清代,上海市陕西路清墓出土,现藏于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

 

如今,带钩虽然已经远离了我们的生活,但它曾经与中国的男子相伴了两千多年。它代表的是一种服饰文化,演绎的是中国人腰间的潮流与风尚。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一部带钩史,也就是一部文化史、思想史。

 

馆藏历代玉带钩欣赏

玉带钩 战国早期,现藏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省侯马市高祭祀遗址138号坑出土

玉带钩 战国早期,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湖北省随州市曾侯乙墓出土

玉带钩 战国,现藏于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淮阳市平粮台出土

玉带钩 战国,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湖南省长沙市五里牌5号墓出土

玉带钩 战国,现藏于安吉县博物馆,浙江省安吉县高禹镇吟诗村出土

玉带钩 战国中期,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湖北省江陵县望山2号墓出土

铁芯玉带钩 秦代,现藏于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泌阳县官庄北岗出土

玉带钩 汉代,现藏于福建博物馆,福建省武夷山市城村新园亭汉墓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云南省博物馆,云南省晋宁县石寨山4号墓出土

龙首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长安博物馆,陕西省长安县汉宣帝杜陵陪葬墓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南京博物院,江苏省铜山县小龟山西汉墓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广州博物馆,广东省广州市西村石头岗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广东省博物馆,广东省肇庆市北岭松山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巢湖市博物馆,安徽省巢湖市北山头汉墓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巢湖市博物馆,安徽省巢湖市放王岗汉墓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天长市博物馆,安徽省天长市三角圩汉墓出土

玉带钩 西汉,现藏于南京博物院,江苏省铜山县小龟山西汉墓出土

玉带钩、钩环 新莽,现藏于合浦县博物馆,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环城乡黄泥岗出土

玉带钩 东汉,现藏于甘肃省博物馆,甘肃省威武市雷台汉墓出土

玉带钩 六朝,现藏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安徽省当涂县青山六朝墓出土

玉带钩 东晋,现藏于南京市博物馆,江苏省南京市仙鹤门外仙鹤山6号墓出土

玉带钩 东晋,现藏于南京市博物馆,江苏省南京市仙鹤门外仙鹤山2号墓出土

玉带钩 东晋,现藏于南京市博物馆,江苏省南京市仙鹤门外仙鹤山6号墓出土

螭纹玉带钩 元代,现藏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刘逵墓出土

螭纹玉带钩 元代,现藏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书所,陕西省西安市小寨瓦胡同村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省杭州市半山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浚县东环城路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浚县东环城路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浚县东环城路出土

水晶带钩 明代,现藏于首都博物馆,北京市宣武区右安门外明代万贵墓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定陵博物馆,北京市昌平区十三陵定陵地宫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定陵博物馆,北京市昌平区十三陵定陵地宫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灵璧县文物管理所,安徽省灵璧县高楼公社窖藏出土

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灵璧县文物管理所,安徽省灵璧县高楼公社窖藏出土

龙首螭纹玉带钩 明代,现藏于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上海市龙华乡龙华三队嘉靖年间墓出土

玉带钩 清代,现藏于贵州省博物馆,贵州省贵阳市明墓出土

 

 

玉带钩 清代,现藏于云南省博物馆,云南省昆明市荷叶山出土

玉带钩 清代,河北省献县陈瓒墓出土,现藏于河北省文物保护中心

玉带钩 清代,现藏于讷河市博物馆,黑龙江省讷河市清河乡出土

玉带钩 清代,现藏于安庆市博物馆,安徽省安庆市卫东公社主大队清墓出土

龙首玉带钩 清代,现藏于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上海市浦东区东沟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