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信息

2020年中国嘉德春拍明清玉器珍品一览!(高清图)

中国嘉德2020春季拍卖会
堂皇——明清单色釉暨宫廷御瓷珍玩
 时间 
8月18日(周二)20:00
 地点 
嘉德艺术中心B1层A厅
(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1号)
中国的玉文化源远流长,从远古的礼器到“比德于玉”的德玉文化,再到宋元明清之际,逐渐写实的玉雕风格,中国几千年的玉文化从未间断,无论是端庄大气的案头陈设,亦或掌心摩挲、伺以体温的精致之物,典雅精美的玉器不仅是宫廷贵族、文人雅士的挚爱,更是地位和权力的象征,礼尚往来的伴礼佳器,也是人们交往的珍贵信物。本季《堂皇—明清单色釉暨宫廷御瓷珍玩》专场中,我们甄选出五件清代宫廷翠玉藏品,与君共享,希冀以其雍容华丽的气质赢得爱玉之人的芳心。 

Lot 2784清乾隆青白玉万福长寿如意

L 44.5 cm

一句“处处座之旁,率陈如意常”乾隆皇帝所留下的诗句,道出了宫中随处可见、琳琅满目各式如意的盛景,亦显示出一柄柄如意在宫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地位。同时,如意又因其承载了美好、吉祥的意蕴,在宫中的节庆礼仪中,也成为了礼单中必备之物。(清)姚之元《竹叶亭杂记》有载:“年节王大臣呈进如意,取兆吉祥之义也。自雍正年间举行,嘉庆元年,贝勒、贝子公等,以至部院…俱纷纷呈进两份”。宫苑之内,宝座、卧榻、案头等处都设有如意,英国使节马戈尔尼曾在《乾隆英使觐见记》中记载:所经各宫或各屋,必有一宝座,宝座之旁,必有一如意。可见清代盛世之时,如意在宫中的广泛应用。

本品局部图

清乾隆青白玉万福长寿如意以整块和田玉雕琢而成,材质硕大。如意首呈瑞芝状,四周起如意云纹边框,上雕一蝙蝠,倒挂凝视,蝙蝠神态生动,毛发雕琢细腻。首部满工暗刻“卍”字锦地相连,刀工利落规矩,于细微之处彰显宫廷制作之韵味。柄身中部微隆,雕琢一蝙蝠衔寿字,柄端以变形回纹作饰。玉料局部烤色,为乾隆一朝常见工艺。此柄如意浮雕、暗刻等工艺运用娴熟,造型典雅,曲线婉转流畅,结构严谨有度,具有“福寿万代”的美好寓意,彰显出尊贵的皇家气息。本品流传有序,曾为伦敦著名古董商Roger Keverne 先生旧藏,并在其2001年个人展览中出版。
《中国工艺品及陶瓷珍品(Fine and Rare Chinese Works of Art and Ceramics)》,Roger Keverne,封面及内页
Roger Keverne 执着于中国艺术品交易和收藏达50 年之久。他年轻时接触中国艺术品后,就对中国艺术深深着迷,从此专研中国古代工艺器物,尤精玉器,举世闻名。他编纂的玉器专著(出版于1991年)影响巨大,至今仍在不断再版。
Lot 2785

清乾隆
青白玉鱼化龙花插 
H 19 cm
明清之际,中国文人崇尚性灵,好书卷气,上自达官显贵,下到富家缙绅往往不惜重金置办文房器具。花插为文房诸宝之一,有“时添新鲜,以增书香”的美妙功效。数百年间,座右案头安置花插美器,犹如“时与文人学士晤对”,此风气延绵不绝,风靡南北。插花并不在多,往往是一枝独秀,故别有禅意,花开见佛,智慧传家。
本品另一角度
清乾隆青白玉鱼化龙花插用料殷实,鳌鱼龙首鱼身,跃身于海浪之间,银鳞历历,仰首向天,张嘴长吼,整体造型灵活生动。相传在远古时代,金、银色的鲤鱼想跳过龙门,飞入云端升天化为龙。宋陆佃《埤雅》云:“鲤鱼之贵,俗说鱼跃龙门过而为龙,唯鲤为然。是以仙人乘龙亦为骑鲤。”清张树辑《三秦记》云:“江海大鱼薄集龙门下,数千,不得上。上则为龙,不上者鱼,故云曝腮龙门。” 故龙首鱼身的鳌鱼寓有仕子科举高中、求得功名且步步高升,平步青云之意,为清代颇为流行的题材。
故宫博物院藏品
清宫旧藏及中国国家博物馆均有同题材作品,可为参考。本品曾为伦敦古董商John Sparks Ltd. 旧藏,Montague Burton(1885-1952)递藏。
Lot 2786
清乾隆
青白玉苍龙教子福山寿海四方盖瓶
H 25.7 cm 
清宫各个殿堂之中,玉瓶的陈设如同官窑御瓷一样,成为宫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装点陈设之物,清乾隆青白玉苍龙教子福山寿海四方盖瓶即为一件标准的代表乾隆宫廷特色玉文化的美玉佳器。玉瓶青白玉质,整料琢碾。依料圆雕瓶身及瓶盖,以高浮雕和镂雕结合的技法雕琢祥云迤逦,漫天飘飞,洪蝠迭现,海水灵瑞咸集,一苍龙腾空而起,叱咤风云,虬躯矫健凶猛,大有气夺千里之势,蟠爬于瓶身一侧,瓶身另一侧一幼龙破浪而出,昂首欲飞,与苍龙深情对望,瓶身下方寿山福海,海水江崖,整体蕴含苍龙教子、江山永固之意。整件玉瓶气势恢宏,寓意吉祥。
本品另一角度
乾隆时期将苍龙教子纹样装饰于瓷器、玉器等艺术品门类中,应有着深刻的寓意,寄托了乾隆皇帝对继承者的殷殷期望。满清定鼎中原之后,之所以能够出现励精图治、开拓疆宇的“康乾盛世”,除了三代君主皆具备匡扶社稷、治国安邦的杰出才干外,还在于他们均选择了优秀的继任者。如雄才大略的康熙、勤政为民的雍正、锐意进取的乾隆,无一不是上任皇帝生前所精挑细选的最佳接班人,同样,乾隆皇帝也面临如此压力。众所周知,乾隆皇帝爱玉、痴玉,如何于诸皇子之中考察选取最佳者继位,关乎社稷安危,乾隆皇帝将这种压力与殷切期望,幻化成瓷器上的纹样,玉器上雕琢的纹饰,本品即为最好的体现。故宫博物院藏有同题材作品可为参考。
《御宝璆琳—清宫旧藏玉器》封面及内页
本品流传有序,曾为米兰古董商Papazian and Eskenazi 旧藏,后由意大利私人在1958 年3月12日购自于前者,递藏有序。特别是,本品曾在2018年10-12月期间在北京颐和园举办的《御宝璆琳—清宫旧藏玉器精品特展》中,一同与作为皇家园林的颐和园藏品,共同展出并出版。
翡翠一词本为鸟名,《说文》载:“翡,赤羽雀也,出郁林,从羽非声;翠,青羽雀也,出郁林,从羽卒声。”这种鸟类羽毛中的红、绿二色极为艳丽,人们常将其用于装饰,尤其是青绿色的翠鸟,一直到清代,其羽毛依然被用于大量的点翠饰品。目前可以查阅到的最早关于翡翠的文献记载在雍正五年,说明翡翠制品彼时已进入宫廷,嘉庆时期,刻有年款的翡翠制品逐渐增多,主要制成器皿,至晚清慈禧太后时,以其为代表的清代宫廷后妃对于翡翠首饰品的喜爱,推动了翡翠在清宫的热度。使其无论在清宫还是民间,广为人们熟知。
Lot 2788

清中期
翡翠紫罗兰螭龙纹螭耳衔环狮钮炉
L 19.4 cm
自乾隆皇帝始,复古之风盛行,以不同材质,不同工艺制成各式慕古之物,翡翠制品也为其一。但是由于清代翡翠的开采工具及技术等原因,材质大且质量精的翡翠材料极为难得,因而陈设类的翡翠制品鲜见。
故宫博物院藏战国单孝子鼎
清中期翡翠紫罗兰螭龙纹螭耳衔环狮钮炉仿自上古青铜鼎而造,可参考清宫旧藏战国单孝子鼎造型,炉盖与炉身形似圆顶,造型饱满,炉身外壁减地剔刻夔龙纹,纹饰刻划精细流畅,盖部亦开光饰相同纹样,并于兽钮周围圆雕三羊,均匀分布。炉身两侧镂雕双螭龙衔环,炉身之下呈兽首吞式三足。整体造型于仿古之中又富新意。本品取材翡翠,非常见绿色,而是通体满呈紫罗兰色,局部黄色流淌,于古意之中流露神秘色彩。

本品另一角度

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中曾记载:“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乾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盖相距五六十年,物价不同已如此,况隔越数百年乎?”《阅微草堂笔记》成书于乾隆五十七年,其记录的应该是乾隆初年到乾隆晚期翡翠价格的变化,从中可看出,翡翠在这数十年之中人们对其价值的肯定和推崇,且从清宫旧藏来看,乾隆到嘉庆时期翡翠的数量也在逐年增加,而对于其品质的评判而非今人所视之种水,更是从整体材质考量,使其恰如其分地表达所创作的陈设之物,犹如本品。
Lot 2787
白玉和合二仙葫芦盖瓶
H 13.8 cm
清代以降,吉祥寓意的纹饰体现在各类艺术品中,如本品,清白玉和合二仙葫芦盖瓶取白玉为材,玉质洁白,细腻致密。雕琢为葫芦形,小口,直颈,束腰,体态优雅,线条柔美流畅。葫芦两侧分别高浮雕和合二仙,一仙人一手持荷花立于葫芦上腹,另一仙人手捧宝盒站立福山寿海之上,宝盒半开,一蝙蝠飞至云端,一从盒出依附瓶侧。二仙人面带微笑,身着宽袖长袍,衣褶线条流畅,衣角随风吹卷起,甚为生动。下配镂雕蝙蝠纹木座,与祥瑞主体呼应,别具巧思。本品曾于1988年在市场中出现,今次再次流通,值得珍视。
葫芦自古以来饱含多种美好寓意,因多籽而成为多产多育的象征,又谐音“福禄”,被认为可驱灾避邪、祈祷幸福。和合二仙为民间传说的神祇,名“寒山”与“拾得”,掌管和平与喜乐,寓意和合美满。本品取润泽白玉,以喜庆造形为题材,施以精巧雕工,化为灵巧佳品,令人爱不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