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东亚玉文化曙光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东亚玉文化曙光

201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于5月5日揭晓,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成功入选。该遗址发现旧石器晚期至相当中原的汉朝五个时期遗存,距今17000年至2000年,前后跨度长达15000年。这对满洲远古文化和满洲历史来说,都是具有重大意义,所以是一次非常重大考古发现。

其中第一期发现了满洲地区最早的陶器,距今约14000年,与俄罗斯和日本的考古发现的早期陶器发现具有某种联系。

第二期发现五十多新石器早期竖穴土坑墓,发现近200件玉器,将玉器的发现推到距今9000年左右,从玉器工艺可以看出与同在满洲地区的兴隆洼和红山文化有联系,开启了满洲地区玉器文化起源新纪元。

(这说明满洲文明发展的比较早,而且几个发达的文明遗址均在满洲地区,体现出满洲历史内部传承性和互通性。如果说红山文化等遗址还离中原比较近,而小南山则是满洲腹地,与中原距离相当远,在远古交通不便,迁徙困难的的情况下,这里只可能是古满洲自身文化的传承。)

这里不仅发现了满洲地区最早的陶器,还发现了世界上最早和最多的一批玉器,颠覆了以往学术界对新石器时代,尤其是玉器方面的认识,可以总结出玉文化时代,对世界考古界都具有重大的国际意义。

(把满洲的陶器和玉器与中原出土的陶器、玉器对比,可以看出满洲早期的文明并不晚于中原,而且有自己民族传承发展的特色。)

满洲地区的小南山遗址位于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饶河县乌苏里江左岸一座孤立的马鞍形小山上,是目前黑龙江省乌苏里江流域发现的最重要的多时期古代遗址。重要遗迹分布面积约10万平方米,保护面积为43.7万平方米。在去年也即2019年小南山遗址确定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进入全国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说明其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经过多次挖掘,在满洲的饶河县小南山先后确认五个时期文化遗存,这五个时期的主要遗存是:

第一期遗存,距今约17000年——13000年,发现5000多件打制石器和珍贵的早期陶片。古满洲人类文明的开始,也就是古满洲的石器时代。

第二期遗存,距今约9200年——8600年,发现大量石器、陶器和玉器。也就是从第二期遗存,开辟了古满洲人的玉文化。可以说是古满洲的玉文化时代。

第三期文化遗存,距今约4700年——4500年,由十余座半地穴房址组成的村落,其文化特征与俄罗斯境内的远东地区(外满洲)沃兹涅谢诺夫卡文化相同,证明此时,与外满洲地区各古人类文化点存在各种联系。

第四期和第五期文化遗存,都是由中小形半地穴房址组成的聚落,说明在时间上相当中原的西周中期和西汉早期,小南山上就已经有大量的勇敢善战的古满洲人繁衍生息,可能出现部或方国的政体形式,就是有了早期的满洲国家,基本与古满洲的挹娄国(国都在今天黑龙江省友谊县)同时产生,但挹娄国与中原出现某种交往,被中原史书记载,而小南山的古满洲国家未与中原进行联系,也就没有被中原史书记载。

(通过考古文化,进一步佐证满洲地区和外满洲地区文化的同质性,即古代发展过程中,有着更密切的联系。)

饶河县小南山出土的石器、玉器。

黑龙江省饶河县小南山发现的玉器总数超过200件,种类包括玉玦、环、管、珠、扁珠、璧饰、锛形坠饰和玉斧等(因玉器形状不同,用途不同,而有了不同的名称),对其后东亚玉文化产生巨大影响(在东亚,玉器的作用很大,把玉器赋予了人类的灵性,正因为满洲萨满认为万物有灵,故也认为玉具有自己的灵,是有生命的自然体)。

这些玉器上多见砂绳切割技术留下的弯曲条形痕痕,此为目前世界上最早发现,据研究者说,这里的制作玉器的技术比中美洲同类技术早6000多年。(有的人认为美洲的土著人也是从东亚移民过去,那说明至少是6000多年前就移民分开,即在古满洲人还没有这些高超的制玉技术的时候,一些人就移民到美洲生活,以至于到美洲的土著人长期没有类似的技术。)砂绳切割技术后来成为同为满洲远古文化的红山、良渚玉工的主打工艺,可以说小南山的满洲制玉技术奠定了满洲玉器早期蓬勃发展的技术基础。(说明满洲的玉器技术长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小南山遗址出土的饰物中,软玉占半数以上,在玦、环、匕等等重器中比例更高。可以看出古满洲人已经形成重玉观念。

现在理论上,把世界上人类两大最高核心价值体系分别为:西方重视黄金、东方重视玉器,西方重视黄金文化代表形成于6000多年的苏美尔文明,重视黄金的文化出现的比较晚 ,满洲小南山遗址玉器的发现,证明满洲重视玉文化远远早于西方的重视黄金文化,所以专家认为,小南山的遗址确定了以满洲玉文化代表的东方比西方重视黄金的社会价值观念早3000多年!

被华夏族奉为圣人的孔子曰:“君子比德于玉”。汉族古籍《淮南子》曰“东方多君子之国,信哉,莫古于肃慎”,满洲族的在汉族古籍中最早记载的先民即肃慎,肃慎即女真一词音转,肃慎自古就居于白山黑水之间,在满洲大地繁衍生息。《淮南子》一书就明确说东方国家,没有比肃慎还古老的。小南山遗址玉器的出土,进一步证明汉族古籍上的记载,白山黑水的满洲族人是最早的君子,最早的道德从这里产生!

满洲黑龙江饶河县小南山遗址发现连续多时期的文化遗存,跨度15000余年,在世界考古上,都是非常罕见的。

小南山遗址的发现对构建黑龙江下游乃至俄罗斯远东滨海地区(即外满洲地区)考古文化序列意义重大。过去东北亚的史前考古长期以日本、俄罗斯为主导,早期的日本很多专家到满洲地区考古,二战后,则是日本专家和俄罗斯联合在俄罗斯远东地区考古,而满洲地区对远古文化的考古长期处于空白状态,通过对小南山遗址的考古,基本上可以说打破了日本俄罗斯对东亚古文化考古的垄断地位。

满洲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诸时期的考古遗存,时间跨度长达15000年,同一地区古人类长期不迁徙,文化持续,也是非常罕见的。通过考古发现,也显示出古满洲文化具有的持久的生命力和爆发力。小南山遗址的考古发现,让我们正确理解源远流长的满洲历史的传承有序,为扶余、高句丽、鲜卑、渤海、契丹、女真和满洲等地先后强势崛起找到了历史源头,古代满洲——通古斯语族的渔猎先民自古就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发展壮大,多次兴盛,虽然有兴起也有衰落,但衰落时间都没不会太长,就会再度强势崛起,而这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在我们的小南山考古遗存中就可以找到民族精神的根源。

小南山玉文化的发现,找到了东亚玉文化起源的源头,也是自满洲地区向其他地区包括中原传播玉文化。小南山的考古发现,进一步增加了满洲——通古斯语族的自豪感和自信心,说明东北亚文明的曙光最初是由满洲的小南山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