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脉络玉文化

千变万化拆龙纹︱古玉

无论玉器还是青铜器,上古装饰纹样都大致经历了一个由商周神秘神兽纹向战汉装饰几何纹的转变。近年,海峡两岸玉器研究者的一大兴奋点就是:拆龙纹!
如果从著名的红山玉猪龙算起,直到今时今日,龙可谓中华玉文化最经久不衰的题材。据研究考证,我们熟知的许多装饰纹样,如谷纹、勾连云纹、S纹等,其实都源自龙纹,经逐步解体、变形而来。此”变形记“发生得最为热火朝天的年月,就是春秋时期。

先来看一件纹饰相对完整得春秋龙兽纹玉勒,藏于台北故宫。如下图所示,东周龙纹得基本原理是某一两个单元得重复与铺排,从而营造出极具装饰得艺术美感。貌似繁华迷眼的纹样,只要找准最小单元,就不难看出规律。

明确了大致原型,接下来,就通过一件现成藏品,展示一下神兽步步简化为几何纹的过程。最初的简化,是龙纹各部位消解,首先是身体,只保留下龙头。如下面这件春秋龙纹,中段乍看来繁杂无序的纹饰,仔细辨认,不难找出龙眼睛。

再参考两端龙头的布局,逐一找到鼻子、角、下颌等部位,从而确定出最小单元。
如此,中段共有四个龙头,再加上两端,则这件的单面上共有六条龙。至于白圈所示左右两下角的卷云,我们倾向于认为是纹饰铺排完后,填白之用。这在两周纹样设计中常见,如斜角构图的龙纹壁、璜,常在留白处填以羽纹,也就是当时流行的最基础纹饰。

进一步简化,就是眼睛消失了,龙纹被消解为绚丽跳动的装饰,有时能发现似有若无的鼻子、嘴等零星部位,但已经无法组成完整清晰的龙头。如下面这件春秋龙纹勒子,依稀能看出两处龙吐舌的局部,也大致应该由重复的单元,却很难像上面那件那么明确。

持续简化,龙纹解体为各种S与各种卷云的交织,如下图春秋龙纹玉璧那样。再接下来,纹饰开始重新收聚,出现了小逗点“谷纹“与前述卷云纹同时并存的现象,即所谓”云谷相杂纹“。
到了战国中期,排列工整、完全几何化的谷纹终于现身,如下图战国玉剑首的外圈所示。在工整谷纹的基础上,逗点间“尾巴“相互勾连,便成了后世所称”勾连云纹“。下图另一件战国玉剑首的外圈纹样即是。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龙”,最大特点就是变化万端、神妙莫测。而玉器研究者们逐步梳理出的这番龙纹幻化,也恰恰应和了这一特点。在龙纹演进中,上古中国艺术方面的想象力、造型力以及抽象力,可谓被发挥到淋漓尽致。

来源:饰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