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藏国内博物馆玉文化

天津博物馆玉器精品典藏

清末 翡翠缠枝菊花纹环耳扁盖瓶

 

走进天津博物馆“耀世奇珍”展厅,展厅中央的独立展柜中一对清末翡翠缠枝菊花纹环耳扁盖瓶耀眼夺目,可谓是清末玉雕中材质精良、做工精湛的佳作。
观众最大看点是此瓶由一块大的翡翠料抛开制成一对,高42.8厘米,口径9.6×5.4厘米。淡翠绿色,间少许淡粉色,色泽均匀柔和,美丽晶莹。此瓶另一看点是工艺高超,雕琢精湛。盖有桃形钮,盖身及瓶两侧镂雕缠枝菊花纹,颈肩镂空花耳上各套一活环,瓶身光素,抛光匀细,椭圆圈足,足下附座,上阴线刻兽面纹。尤其是对花、叶纹饰采用镂雕技法,雕琢更为精细,颇具阿拉伯地域风格,这与翡翠晶莹璀璨的质感交相辉映,为这对高贵典雅的大瓶又增添了一种灵动之感。
翡翠以其深稳凝重、变幻莫测的翠绿色和温润柔美的特性受到举国上下的喜爱,特别是以慈禧为代表的统治阶层的青睐,传说慈禧宁要翡翠饰物而不要金刚石头饰贡品,官员们则投其所好,选上等的翡翠进奉,以求名利,因此翡翠又有“皇家玉”、“玉王”之称。天津博物馆展出的这对翡翠大瓶用料为缅甸翡翠且成对保存至今非常难得。

 

清末 碧玉兽面纹提梁卣

卣是一种古代盛酒用品,见于商周时期的青铜器,流行的时间虽不长,但其形制很丰富,除圆形、椭圆形、方形等常见的器形外,还有筒形、鸟兽形等。它本身无名称,流传下来之所以称其为“卣”,是源于《诗经》、《尚书》等古籍中记载称其为“秬鬯一卣”,而“秬鬯”是古代祭祀时期使用的一种香酒,由此可见“卣”是古时一种专门盛酒器。
河南信阳地区的商代中型墓中出土了一件夔纹青铜提梁卣,在卣中还装有液体,后经北京大学化验,这些液体是三千多年前商代一种用香料泡过的古酒,足有2公斤,被评为世界上最陈的酒。这件提梁卣的发现,不仅佐证了卣确实是一种盛酒器,同时也体现了我国商代的酒文化。
天津保存的这对提梁卣,是用一整块新疆和田碧玉雕琢盖、身。玉质温润纯净,色彩鲜艳呈碧绿色,有少量墨斑。器形仿商代铜卣,通高29厘米,腹径14.2厘米,器表分区琢刻兽面纹,直颈,肩部出方形双耳分别套双龙首提梁活环,盖至底通身有六条对称的棱脊,方圈足。配有原制的精美如意纹木托架,更显其端庄、古拙、稳重、大气,成对保存至今非常珍贵。

 

 

 

清 乾隆御赏款墨玉描金经文佛像钵

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
高15厘米 口径15.5厘米 宽28厘米

墨玉,玉质油润。玉钵为圆体、敛口、鼓腹、平底。整体纹饰采用刻画描金工艺制成。钵内为经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内、外底为莲花纹,钵外腹部为描金七尊佛像及七佛偈语相间排列,并刻有“乾隆丙午秋御赏”描金款(丙午: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
钵是僧人所用的食器,为向人乞食之用,现已罕有僧人托钵乞食。佛钵即佛陀所用之食钵,据《法显传》记载,佛钵出自印度毗舍离,佛祖曾用以吃斋,后传入汉地。清朝对中华民族传统的儒、释、道文化采取了三教一家、圆融一体的对待。有些皇帝还精研佛学,乾隆皇帝便是其中之一。乾隆二十二年(1757),皇帝南巡到苏州,见开元寺所供佛钵便大为赞赏,后命良工仿制成玉钵,供于宫内佛堂中。因此佛像钵是清代举行盛大宗教仪式或祭祀典礼时所制用之重要供器之一。
天津博物馆馆藏清乾隆御赏款墨玉描金佛像钵,描金工艺精湛,体大规整,完好无缺,遗存实物稀少,是难得的清代宫廷御用精品,具有极高的历史文物及宗教价值。

 

 

清 青玉孝淑睿皇后谥册

共十页,等大,长28.8厘米、宽12.8厘米、 厚0.8厘米。青玉制成,玉质温润。每片均采用填金工艺雕刻而成。分别为首尾刻升降龙、火焰宝珠及云纹两页,汉文谥文三页,满文谥文五页,共计323字,纹饰精美细腻,字体优美隽永。每一册页均配有一木托,木托与册页之间用黄地织锦相隔,再将装有册页的十片木托放入如抽屉般的大木匣之中,整体做工严丝合缝、精良考究。
此谥册是清道光皇帝为其生母嘉庆帝孝淑睿皇后所做,记述了孝淑睿皇后一生的功绩。孝淑睿皇后系满洲正白旗人,副都统、内务府总管和尔经额之女,嘉庆元年(1796)被封为皇后,次年二月病故,册谥皇后曰:孝淑皇后。道光元年(1821)上谥曰:孝淑端和仁庄慈懿光天佑圣睿皇后。后又经道光三十年、咸丰十一年两次加谥,孝淑睿皇后全谥曰:孝淑端和仁庄慈懿敦裕昭肃光天佑圣睿皇后。
清代将前朝谥法制度加以承袭修改,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规范的谥法制度。谥册、谥宝便是其制度的载体,是皇帝为前代帝后进谥号、庙号时制备的珍贵之物。每位帝后制作谥册的数量不尽相同,但每册均由十页组成,皆用青玉或碧玉制作。因其制作和尊谥的年代不同,从而在形制规格方面也存在明显差异。乾隆时期对其数量和规格做了明确规定,并下令将册宝制作两副,奉京师太庙和盛京太庙各一副。清朝几乎每位在位皇帝要为仙逝的列帝列后举行上谥礼和加谥礼,这是帝后大丧的重要仪式,场面之庄重、礼节之繁缛、程序之严格令人震撼不已。
由此可见,清青玉孝淑睿皇后谥册是清代重要的宫廷典章文物,研究其上铭文及其规格形制对于印证清史记载的真实性和探索清代丧葬礼仪制度都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涵义。

 

 

 

 

清 翡翠蝈蝈白菜

从我国玉石雕刻用材的历史顺序看,翡翠是“后起之秀”。翡翠,是借鸟羽为名。翡为赤羽雄鸟,翠为绿羽雌鸟。唐代诗人陈子昂《感遇诗十八首》云:“翡翠巢南渡,雌雄珠树林”,恰将翡翠与雌雄对仗。翡翠鸟产于今海南岛、云南一带。用翡翠玉料雕刻的玉器,可能最早见于北宋。著名文学家欧阳修在《归田录》中道:“吾家有玉罂,梅圣俞以碧玉。宋真宗朝内臣邓保吉见而识之曰:‘此宝物也,谓之翡翠盏一只,所以识之。’公偶以金环于罂腹磨之,金屑纷纷而落,始知翡翠之能屑金也。”据知,翡翠的硬度极高,有“硬玉”(摩氏硬7度)之称,故可“屑金”。然而至今考古发掘或传世文物,似尚未发现明清以前的翡翠雕刻作品。
早在18世纪末期,上好的翡翠玉料已从缅甸经云南大量输入中国内地,它的出现为清代玉雕业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用翡翠雕琢的器物,质地坚硬,色彩明快,所以迅速得到皇帝、后妃及贵族们的崇尚与珍爱。清乾隆、嘉庆时期的琢玉工艺发展很快,玉匠们利用翡翠创造出题材广泛、造型自然逼真、生机盎然的鸟兽鱼虫、果蔬花卉等作品,供皇室及达官赏玩。
玉匠们能运用一块玉石材料上天然色彩的差异巧妙地表现出动植物形体不同颜色的特征,这种雕琢手法即所谓“俏色”(巧做)。而翡翠的色彩艳丽、绯红与翠绿参差斑驳、变化多端,正是用作“俏色”的最好材质。因此,清代翡翠俏色玉雕作品兴盛。天津博物馆所藏清代翡翠蝈蝈白菜是一件珍稀的俏色作品。该藏品高19.4厘米,宽14厘米,重约2公斤。白菜下部分为灰黄相间,伴有褐色斑,其上的叶脉分明,叶片翻卷,形象逼真,刀法简约。作者利用菜心处材质的翠绿色,圆雕一对肥的大腹蝈蝈和一只螳螂,它们好像在边爬边啃菜叶,栩栩如生。蔬菜和草虫的生命活力会引起观者的爱抚情愫。作者的巧思妙构,更使人叹赏不已,其卓越的技艺成果,在清代玉雕中堪称冠绝。

 

 

 

元 青玉翼龙纹双耳壶

元(1271-1368)
高15.5厘米 口径5.9厘米 底径5.3厘米

元代是蒙古族统治的朝代。在中原传统文化和宋、辽、金文化的影响下,对传统的制玉制度和琢玉工艺十分推崇,他们仿效宋代官办玉制度,并用现有的制玉技术,设置了专门督办制玉机构。元代墓葬出土的玉器不多,以安徽安庆范文虎夫妇合葬墓和江苏无锡钱裕墓、苏州张士城父母墓中出土的玉器为代表。出土玉器种类有:带钩、带板、杯、匜、尊等。
元代器皿型玉器虽较多,但玉壶却极为罕见。天津博物馆馆藏这件元代翼龙纹双耳玉壶,高15.5厘米,宽12.4厘米,口径5.9厘米,底径5.3厘米,由青玉雕琢而成。玉壶呈椭圆体,器表面有褐色斑缕。直口、壶颈的两侧有云纹半环耳,口颈部浅浮雕连瓣和草叶纹,腹部浮雕翼龙、海水。翼龙首上有鹿形角,飘长鬣,张大口,上唇长尖而下卷,身有鳞纹和鸟形翼,舞三爪足,鱼形分枝尾,尾后有火珠,龙身下有海水波涛翻卷。玉匠采用浮雕兼阴线刻技法,把翼龙卷曲飞舞的姿态、海浪翻卷的气势,琢刻得惟妙惟肖。壶身的下部雕饰莲花瓣纹,壶底部琢成椭圆圈足。此玉壶通体琢制六层纹饰,雕缋满眼,纹饰总体布局叠罗渐递,层次分明,和元青花瓷器纹饰的结构排列相似,这是元代造型艺术形式的一大特点。此器造型端正,纹饰茂美,刀法劲放,典雅高贵,迄今尚未见到能与此相比肩作品,实属元代宫廷享用玉器中的珍品。

 

 

宋 青玉龙首饰

该器高17.2厘米、宽10.4厘米,青玉质,质地纯正,局部有黄色沁,体大且造型浑重、气韵宏伟。整体采用镂雕、浅浮雕兼细阴线的雕琢技法,制作工艺复杂细腻。龙眼瞠目圆睁,龙眉粗重浓密,其口中含珠,上唇龇出尖利龙齿,龙唇上下翻卷呈卷云状,颔下有须,腮部饰火焰纹,颈上饰鳞纹及粗密的鬣,头顶雕龙耳及粗壮的龙角。沿颈向下为管状,一边穿三孔。
此件青玉龙首饰为传世孤品,到目前为止并未发现有同类型器物出土或其他传世品,因此对其功能的考释尚无定论,主要有两种意见:一是认为该器是帝王天子车辇端首的玉饰。帝王车辂通常在显要部位用玉做装饰,根据龙颈部中空并钻孔的设计,推测可能是将龙首横向嵌于宋代宫廷车辇的端首之上;二是认为该器是帝王御用权杖顶端的装饰物。龙头杖首早在西周时期就已出现,唐代时期盛兴,宋代继续发展,元代沿用。《后汉书•礼仪志》记载:“事始七十者,授之以玉杖,端以鸠鸟为饰,鸠者,不噎鸟也,欲老人不噎。”其含意是古人认为久病虚损之人食鸠肉可以补气,令人不噎,赐鸠杖作为尊老的一种象征,是汉代尊老之风甚浓的表现。汉墓曾出土过玉鸠杖,但与玉鸠杖不同的是,龙首杖应是权力最高统治者所使用,是皇权至高无上的象征。从该龙首神奇威武的气势上推测,很可能是天子专享的权杖,象征了皇帝作为最高统治者的庄重威严。

 

 

 

 

战国 青玉“行气铭”文饰

战国(公元前475-前221年)
高5.4厘米 外径3.4厘米

湖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墓的发掘,是20世纪70年代轰动国内外的考古发现。其中出土的帛画《导引图》,绘有44幅图像,每图均绘有一个运动姿态各异的人物图形。该图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气功(即导引)图谱。历史文物中,时代最早谈到行气者,则是天津博物馆所珍藏的“行气”铭玉杖首。
此玉原为合肥李木公旧藏。其拓片20世纪50年代最早刊印在《艺賸》。20年后又收在《三代吉金文存》(误名为“铜珌”)中。该器高5.2厘米、底径3.4厘米。玉苍绿色,有杂斑。器呈12面棱筒状,中空,内顶部留有钻凿痕迹,器身下部有一穿孔与中空部相通。器表磨制光滑,阴刻篆体文字,每面3字,凡36字,另有重文符号8个。按文理分析,在第七行首字下漏刻一重文符号,故总计45字。过去不少学者对这些铭文进行了解释。郭沫若先生释为:“行气,深则蓄,蓄则伸,伸则下,下则定,定则固,固则萌,萌则长,长则退,退则天。天几舂在上,地几舂在下。顺则生,逆则死。”这篇铭文,从它的结构来看,可以分为两节,上节十句,下节四句。上节说的是吸气与呼气的过程,是呼吸的一个回合。“深则蓄,蓄则伸,伸则下,下则定”,是说吸气后自上而下逐渐运行至下腹。“固则萌,萌则长,长则退,退则天”,是说行至下腹的气,自下而上逐渐返回到头顶,这是呼气。“定则固”,则是吸气与呼气过程中的转折。下节四句两两相对,前两句说的是天与地之本,实际说的是吸气与呼气的要点,吸气至下腹,呼气要行至头顶。这两句也是承上文“伸则下”,和“退则天”而说的。后两句说的是行气顺逆不能颠倒,因关乎生死之别。
那么它的用途应该怎样推测呢。根据器物本身外部光泽晶莹,中空部顶端不透,而且内壁异常粗糙的情况推断,它应当是套在圆柱状物体上的。据帛画《导引图》中两幅以杖行气图推知,这个圆柱状物体当为专用手杖之类,而此器则应是杖首的玉饰。
“行气”铭玉杖首,是迄今所见战国时期玉器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它不仅有精湛的制作技巧,而且那俊秀挺健的篆书文字以及优美流畅的文体,也都是历代古玉文中首屈一指的。铭文记述了行气的要领,这是我国古代关于气功修炼养生的最早记录,有极高的科学价值和文字学价值。

 

 

 

 

商 黄玉螳螂形珮

长9.7厘米 宽2.2厘米

 

 

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 青玉鹰攫人面珮

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距今5000-4000年)
高6.9厘米 宽4.7厘米

质地为青玉,正面阴线雕兼镂雕正视站姿展翅,爪下连人面及最下面一兽面,用浅浮雕琢制而成。
在文献记载和神话传说中,山东龙山文化应属鸟崇拜的氏族部落,此玉饰有可能是山东龙山文化先民借鹰的凶猛矫健之力来降服敌族,并作为图腾崇拜的“族徽”之用。此玉饰不仅是山东龙山文化的玉器珍品,也是山东东夷族鸟图腾崇拜的物证。

 

商 青玉龙形玦

商(公元前1600-前1046年)
直径4.6厘米 厚0.6厘米

灰青色玉质,器的表面有朱砂。上唇勾翘,张口露齿,“臣”字眼形,角紧贴颈项,边缘出脊齿。纹饰完全用阴线刻双钩技法,刀法刚劲,属商代晚期的玉龙精品之作。
商代玉器表面常有涂朱砂者,说明这种玉器原是商王戚贵族所享用。这种规律性的工艺方法,在鉴定古玉上很有意义。

 

西汉 墨玉蒲纹兽面纹璧

西汉(公元前206—公元8年)
直径25.3厘米 厚10.2厘米

 

 

 

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 黄玉猪龙形珮

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距今约6000-5000年)
高14.1厘米 宽10.4厘米

龙,是古人心目中的神物。中国人素有崇龙信龙的文化传统,故称为龙的传人。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是国家的象征和传统文化的脊梁。在封建社会,龙又比作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帝王。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里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据此可知,那时人们认为龙满身有鳞,能伸能缩,能粗能细,能够在不同季节上天入水,古人对龙的本领充满了种种的神秘感。
玉制的神龙是何种的相貌?在距今五六千年的内蒙古赤峰红山文化遗址,出土有数件玉龙,其中猪首蛇身的玉猪龙是其代表。我们要介绍的这件玉猪龙,收藏于天津博物馆,现正在刚落成的天津博物馆新馆精品厅展出。此件玉猪龙早在1960年被天津文物公司于辽宁锦州收购,后归天津艺术博物馆收藏。该器高14.1厘米,宽10.4厘米,用黄绿色岫岩玉琢成,材质温润。其体形肥硕,首部有竖立大耳,大圆眼,鼻梁有多道皱纹,嘴部紧闭前突,嘴与尾相对,头尾间留有缺口,背颈有一对钻孔。此器磨光匀润,刻线流畅,工艺精美。
关于红山文化玉猪龙的性质及用途是:远古时期的玉器是在神话与宗教观念下创作的。在当时已进入农业社会的初期,猪已经是家畜。猪有喜水的习性,龙是祈雨之神,二者相结合反映出了红山人的宗教信仰。该器背部正中有一对钻孔,可用丝绳穿系。由此推测,玉猪龙可能是悬挂在某处,用作红山文化先民求龙祈雨的神灵崇拜物。
玉猪龙形象的艺术特点是:体格威武雄壮,气势咄咄逼人,正是猪借龙以发威,龙借猪以雄浑。体现了红山先民高度的艺术创造智慧。
该器形制肥硕,质色纯润,雕琢精细,是出土及传世品中同类型器物中较大且最为精美的一件。
这件玉龙之所以被人投以极大的关注,是因为它是中华第一玉龙;它开启了中国传统龙文化之端绪;它造型简练,线条优美;它有屈有伸,雄奇伟丽,它浑身都是力量生命的力量,中国人的精神力量。

 

清 黄玉云纹龙首四耳瓶

清乾隆(1736—1795)
高18.5厘米 宽9.1厘米 口径5.3厘米

清朝制玉在继承明代玉器的基础上,有极好的发展和创新,特别是乾隆时期玉器制作已成鼎盛之势。清代玉器选材广泛,除用白玉、青玉、黄玉、碧玉、墨玉外,兼用翡翠、玛瑙、水晶、珊瑚、琥珀、碧玺等雕琢玉器,这些质色多异、造型别致的装饰品给人以绚丽多彩的感受。
乾隆年间的玉器,除原清宫秘藏大至数十、数千公斤重的玉山,小至玲珑剔透、精美绝伦的各种陈设观赏器、实用器皿、装饰玉及文房用品外,流散在国内外各大博物馆和私人收藏者的精美玉器数量可观。现藏于天津博物馆清黄玉云纹龙首四耳瓶,充分体现了乾隆年间玉器的一些艺术特点。
玉瓶造型在清代时期常见,属于陈设观赏器。这类陈设观赏玉器造型繁复多样,有圆形,方形,竹节形、莲瓣形等不同样式。天津博物馆收藏的清乾隆黄玉云纹龙首四耳瓶,高18.5厘米,宽9.1厘米,口径5.3厘米。该瓶用上等的新疆黄玉制成,质地晶莹温润。口方圆,颈部镂雕四云纹耳,瓶身阴线刻细云纹。底座前部为圆雕龙首,圆形凸眼,如意头鼻,座后部阴线刻翻卷云纹,仿佛龙头穿云而出,龙尾似掩映在密云之中,气势恢宏。此器材料色质极为纯润,十分难得,造型新异,风格瑰玮,是一件典型的乾隆时期作品,可称之为清代用玉之娇美者。

 

 

 

 

宋 白玉云纹卮

宋(960—1279)
高11.2厘米 口径5.1厘米 宽7.1厘米 足径4厘米

 

 

汉 青玉谷纹双螭璧

汉(公元前206-公元220年)
高15.7厘米 直径13.9厘米 厚4厘米

玉质呈青色,多处有黑褐色沁斑。出廓部采用镂雕技法,双螭螭首相对,伏于璧上,中间以一尖状物相隔。螭圆眼、耷耳、独角,身以细阴线雕琢的圆圈纹及毛纹饰鳞毛,螭身造型卷曲繁复,线条灵活优美。玉璧表面饰乳钉纹,每个乳钉琢磨得规整统一,其地子打磨平整光滑,极显工匠完美的雕琢技艺和高超的治玉水准。
璧作为玉器器型之一自始至终贯穿于中国玉器历史的长河之中。《周礼•春官•大宗伯》记载:“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白琥礼西方。”早期的玉璧作为礼仪祭祀器,只有部族最高权力者才可使用。早在良渚文化的墓葬之中就有大量玉璧出土,此种葬俗不但说明墓主人高贵的身份,而且证实玉璧陪葬是财富及权力至高无上的象征。直至汉代丧葬用玉兴起,社会开始盛行厚葬之风,认为用玉陪葬可使尸体不朽。汉代帝王贵族的墓葬中墓主周身排满玉璧以求达到尸体不朽、灵魂不灭的美好企望。汉代开始大量出现出廓造型玉璧,且出廓部多以龙螭纹饰中夹有求福祈祥的祝语相伴:“长乐”、“延年万寿”、“宜子孙”等,而此件东汉青玉双螭谷纹璧的出廓部不但没有文字,且与汉代时期高大的出廓造型相比又较狭长低矮,因此极为独特珍贵。玉璧表面雕琢的乳钉纹是谷纹的一种简化形式。谷纹是春秋、战国及汉代玉璧上雕琢最多的一种装饰纹饰。它运用剔地浅浮雕的方法,在玉器表面琢磨出许多凸起的弧形圆点,这些圆点按序排列,经打磨抛光后更显油润发亮,像谷粒一样充实饱满。谷纹产生的社会背景是农业文化发展的直接表现,也是先民祈求粮谷满仓、丰衣足食美好愿望的真实写照。人们盼望粮食生产的兴旺,因而在用作礼仪祭祀的玉璧上琢满谷纹纹饰,反映出历史上的中国玉文化和古代先民对现实生活希冀祈盼的紧密结合。
由此可见,东汉青玉双螭谷纹璧是古代先民智慧与文明的结晶,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悠久的见证物,它在历经将近1800多年之后,玉质所散发出的温润光泽、雕琢纹饰显示出的细腻程度、整体器型的大气规整,都令现代人所惊叹不已。

 

西汉 白玉刚卯严卯

西汉(公元前206—公元8年)
长2.2厘米 宽0.9厘米

战国 长于君相室鉨玉玺

战国(公元前475-前221年)
长3.3厘米 宽3.3厘米 高1.1厘米

白玉质,覆斗钮。文字镌刻精美,为白文“长于君相室鉨”六字。此玺为一枚战国时期的官玺,长于君是人名,相室是职官名。人名与职官名连署,在古玺中非常少见,极为珍稀。周叔弢先生捐赠。

秦 文路两面玉印

秦(公元前221—前207年)
长1.7厘米,宽1厘米,高0.6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