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脉络玉文化

大话古玉中的“凤鸟”图腾

十二生肖中只有鸡是鸟类的近亲,那么在鸡年我们就来大话一下古玉中的凤鸟形象。

     据《山海经·南山经》记载:“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那么凤凰的原型是什么?在古代,凤凰的形象不仅汇聚了鸡、鹰、燕、鹤、乌鸦、鹌鹑、孔雀等鸟禽的形貌特征,还结合了太阳、大风等自然现象,具有向阳、自新、秉德、示美、喻情等神性。正由于凤凰有着超自然的神性,符合人们抵抗自然灾害和祈求安宁生活的愿望,因此对凤凰图腾的崇拜成为早期社会的普遍现象。

史前玉器中的凤鸟形象

          红山文化的玉器,是以龙、虎、龟、鱼、鸟等动物形为主的一种独特的文化。这里出土的玉鸟,鸮比较多,雕琢方法也比较简单。一般以外缘轮廓表示形状,以凹凸线纹表示羽毛。鸟体均有穿孔,当为佩带之用。虽说玉鸮与日后的凤纹无太多联系,但它同其他早期鸟纹一样,是当时备受先民们喜爱和推崇的一种神奇的灵物。              

红山文化凤鸟

           良渚文化中的鸟的纹饰如浙江余杭反山良渚墓地12号墓出土的玉琮,琮面纹饰不但有刻画纤细致密的神人、獸面复合像(神徽)和简化的神徽(兽面纹),而且在兽面纹两侧各雕琢一鸟纹,据报道,鸟的头、翼、身均变形夸张,刻满卷云纹,弧线等,可称“神鸟”。除此之外,良渚文化还出土有独体圆雕玉鸟。鸟形为尖嘴、短尾、两翼外张,作振翅奋飞状。

良渚文化凤鸟

凌家滩文化凤鸟

           石家河文化出土的玉鸟更为精美,尤其是浅浮雕状的弦纹勾画的双翅,用镂空技发装饰的长尾,以及玲珑秀巧而且别致的器型,充分显示出工艺技术的高超水平。可以说石家河文化出土的玉凤鸟是中国史前文化中较为典型的、迄今所知最接近目前大家共认的凤鸟形象,它为数千年来传统的凤鸟造型奠定了基础。

石家河文化玉凤鸟

         龙山文化在记载中传说,应该是以鸟为崇拜的部落氏族,可是鸟形玉器出土不多,在传世作品中,台湾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鸟纹圭最为精美。这里的鸟纹多作向上冲飞的鹰之造型,其首高昂,双翅力展,一副汹涌矫健之气势。

龙山文化玉凤鸟形象

          商周时期玉风鸟形象

         商代的玉鸟种类十分丰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突破了早期古拙的原始风貌,对于神话动物的想象力日益丰富,对于具有宗教色彩的礼仪器,其庄严神秘的气氛更加浓重。

 此时甲骨文中已出现“凤”字。它多作高高的羽冠,丰满的翅膀,长长的尾羽和宽大有力的足爪。可见商先民在原始鸟崇拜氏族某种鸟纹的基础上加以幻想升华,已初步塑造出一只神奇而又美妙的凤鸟形象。

  商代晚期玉鸟数量明显增多,品种也日益丰富。总体造型以鹰、鸮类的形象为主(发掘报告名之玉鹦鹉)。此时的玉鸟造型多见俯卧状,身体舒展修长,嘴尖眼圆,仅用阴线刻画,线条十分流畅。当然,造型上的区别除了年代的早晚外,也可能与墓主人的地位身份有关。

 

          《春秋》、《国语》曰:“周之兴业,鸑鷟鸣于岐山。”《广雅.释鸟》:鸑鷟,凤凰属也”。可见到了西周时,凤鸟已失去了殷商时代神圣的图腾意义而变成一种预兆王权,赋有吉祥寓意的瑞鸟了。也可能由于这种意识的转变,西周的凤鸟在线条上逐步摆脱了那种严谨规矩的直线条束缚,开始以弧线为主来塑造凤鸟的形象了。这种线条的改变,使凤鸟显得更加活泼,具有一种舒展轻快的美感。

春秋战汉时期玉凤鸟形象

          春秋战国时期,是我国奴隶制社会大崩溃,封建社会正在崛起并逐渐取而代之的急剧变革时期。新的审美意识和工艺美术技术的翻新,玉器中的凤鸟图案更加显示出活泼生动自由奔放的新风格。凤鸟的身体开始拉长,头部装饰简化,颈较长而多呈弯曲状,胸部隆起,显示出一种昂扬的气势,身后拖出一条细长而有弹性的鸟尾。鸟体没有过多的装饰,只用细阴线在适当的部位点缀一下,主要表现的是鸟的神韵和动态,并以优美的弧线刻画出一种现实的装饰美。但此时它仍不具备现实中鸟的形象,依然是人们理想中抽象化的神瑞之物。这就是春秋战国时期新的审美意识的反映和需求。

         西汉初期的玉器制作基本同于战国晚期的表现手法。文景之治,使汉代经济逐渐繁荣,这种安宁的生活使人们开始崇尚长生不老的神仙世界。所以汉代的图案纹饰充满了幻想和浪漫色彩。而凤鸟随着时代的要求,也出现了一个新的名字——朱雀或朱鸟。它是汉代以后四灵之一,主南方之神。

唐宋元明清玉风鸟形象

        唐代的鸾凤纹常以展翅飞翔的姿态出现。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玉镂雕双凤佩,器物呈花型,两面纹饰相同,皆透雕成两只首相向站立于莲花之上的凤鸟。此时的凤冠已经收短,像一朵鸡冠花立在头顶上,凤眼细长,颈部弯曲并生出一缕飘拂状的颈毛。翅膀用斜格纹和长长的阴刻线区分出翎和羽,一条圆润柔软,如同花枝般的长尾翻飞而上。期间透雕的枝梗穿绕相连,构成一幅玲珑剔透,活泼而和谐的动人画面。

         宋代的艺术风格更加强调了生活的真实,而且深入到对客观对象细致入微的描写,其风格逐渐转向风花雪月,柔情妩媚,清新秀丽的情调。尤其是宋代中国花鸟画的成熟,使得玉器凤鸟纹饰的装饰在追求形似、逼真的同时,愈发显露出细腻、秀丽的高雅风格。

          此时期玉凤鸟纹的雕琢纤细。玲珑、秀美。造型或上下追逐,或比翼齐飞,或与云朵伴随,或与花草相连。不但有传统的鸾凤,还出现了大雁、双鹤、鸳鸯等。至宋代,风鸟的形象日益普遍化、世俗化。它们不再是宗教、图腾的符号,也是冲破了皇族后妃的专用权,被大量地运用到各种工艺品的装饰中,成了雅俗共赏,表现人们美好愿望,象征爱情幸福的吉祥图案。

        宋代的工艺风格,极力追求形似、逼真的艺术效果。一般禽鸟多作圆点眼,少数作品也有圆圈点或三角形眼等。腹部轮廓边缘常排列一周短小细阴线,碾琢的刚直锋利。而伸展飞舞的双翅,除了饰有竖直的阴线外,还采用一条横线分出羽毛的层次。整体造型简练生动,及其赋有生活情趣。

        元代虽然说蒙古族统治中国,但在工艺饰品的发展上仍以汉族传统文化为主。只是在玉器的装饰图中出现了一些海东青捉天鹅、秋山哨鹿等反应北方少数民族生活习性的题材。他们继承了唐宋以来的写实手法,并表现出一种粗犷、豪放的气质格调,其中元代的凤鸟佩饰,多随形而琢,并以镂空见长,以花草为陪衬,它们精神飞扬,展翅翘尾,轮廓线条飘拂流畅,整体姿态扭动旋转,整个画面充满了一种昂扬向上的心态和情感,似有大唐帝国之遗风。

          至明清时期,工艺美术发展迅速,玉器制作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同时随着当时宫廷画家、文人画家以“师古、仿古”为时髦的风尚,工艺作品更加追求公整、纤细、灵巧的作风。明代凤鸟玉饰,形式各异,方圆皆有。多镂空成扁片状的花鸟造型,枝叶缠绕、凤鸟挺立,预示着美好和希望。其中花瓣多深挖,光泽度较强,凤鸟羽翅较复杂,常见有鳞纹、斜格纹,长叶纹等装饰同时在其胸部也往往排列有三四条短阴线。显示了玉器世俗化之后,民间工艺追求细致、繁缛的一种审美倾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