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脉络玉文化

金代

基本信息

种类

装饰品有灵龟伏莲佩、花朵形佩、花鸟形佩、荷鱼形佩、双鹿形佩、双鹿纹带扣、花朵形环、鹘啄天鹅纹佩(春水玉)、山林兽纹佩(秋山玉)、飞天等;礼仪器有金扣玉带;观赏螭设器有玉童、山间老人形器柄(炉顶)、玉马等。

金代“春水玉”带饰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造型

器物造型多以自然界动植物为题材。

工艺

器物材质以青玉、白玉为主,还有玛瑙。装饰品多为片形,以镂雕兼阴线刻方法造型。圆雕人物较小(一般在5至6厘米)。镂雕技艺娴熟。一般为单层镂雕,双层或多层镂雕较少。阴线刻的形式,是唐宋玉器的延续,但线条宽细兼备,刚柔相济。唐玉那种刚劲的短阴线基本不见。玉带銙上的带板;多为光素,形制简朴。吉林只余所出金扣玉带銙,除有铊尾外,另附一镶金海螺及一金环,工艺别巧,设计新奇。春水玉多采用上好白玉雕成,浮雕、镂雕兼阴线刻,工艺复杂,制作精细。镂雕工艺最简率粗犷者,以黑龙江绥化县奥里米古珪所出双鹿形佩最典型。由二柞叶组成三角形轮廓内有雌雄二鹿相并列,剪影式造型,形象概括。刀法极简约,但生动可爱,其工艺方法为金代动物玉雕的代表风格。

金代折枝花形玉饰 残长7.3厘米 北京房山金代石椁墓出土

 

 

金代(1115-1 23年)朝廷用玉不减辽、宋。金代继承辽的全部土地、人口、牲畜等财富,还经常袭扰宋朝北方一些地区,掠夺当地财宝,将庶民、百工、技艺迁徙内地。金人攻入北宋首都汴梁时,宋代承平已久,经济、文化高度发达,制度完善,典章、礼乐粲然具备。金人每陷一地,当撤离时, “悉收其图籍,载其车辂、法物、仪仗而北”。从《金史》可以了解,女真族除了保全本民族固有的信仰、祭祀等文化传统之外,还吸收辽、宋的典章制度,其宝用辽、乐用宋,仪卫“大抵模仿宋制,错综增损而用之”,经过几代,才健全其仪卫制度。在祭祀、宝册、车骑及服饰等制度方面广泛地使用玉器,其盛况不减辽、宋二朝,如郊=}巳设礼神玉:吴天上帝以苍璧;皇地祗以黄琮;黄帝以黄琮;青帝以青硅:赤帝以赤璋;大明以青硅璧;白帝以白琥;黑帝以玄璜;北极以青硅璧;天皇大帝以玄硅璧;神州地祗以玄色两硅有邸,皆置于匣。皇帝亲祭时要“掊大圭、执镇圭”。礼神不仅要陈玉,还要燔瘗(火化和埋葬)玉器。朝日夕月仪,奠玉币,朝日玉用青璧;夕月用白璧。天子大祀则陈八宝及胜国宝于廷, “所以示守也”。金朝初用辽宝(玉宝四、金宝二),大定十八年(1178年)得美玉,诏作“大金受命万世之宝”,径4寸8分,厚寸4分,盘龙钮,高、厚各4寸6分,大定二十三年(1183年)制“宣命之宝”金玉备一。一品及王公、妃用玉宝:上尊谥礼用玉册、玉宝;祀兴王之地长白山,封册仪物有玉圭、玉册。舆服用玉亦盛行不衰,天子卤簿、玉辂、天子衮冕玉制:剑、白玉双佩、革带玉钩铐。冕制:玉滴子节花,内组带钿窠四并玉镂尘碾造;玉簪一,簪项刻镂尘云龙。衮:玉佩二、白玉上中下璜各一、半月各二,皆刻云龙,玉滴子各二。凉带饰玉鹅七。皇帝如“春水”、“秋山”时束玉带,刻琢“春水”、“秋山”之饰。皇后袆衣:明金带大绶一,施三玉环,上碾云龙,玉佩二朵,每朵上中下璜各一、半月坠子各二,并玉碾;舄,玉鼻仁镇珠装;犀冠,上有玉簪。皇太子冠服:瑜玉双佩,间施玉环三;桓圭,长九寸、广三寸、厚半寸,用白玉,若屋之桓楹,为二棱。太子朝服:紫袍、玉带。臣下朝服:正一品,天下乐晕锦玉环绶一,玉珠佩二;正二品,杂花晕锦玉环绶。带制:皇太子玉带,佩玉双鱼袋;亲王玉带,佩玉鱼;一品玉带,佩金鱼。庶人禁用玉。

金代“春水玉”带饰 国家博物馆藏

 

 

朝廷所用玉材取自西域,熙宗之后与回鹘联系渐少,通过西夏仍可得到和田玉。世宗(1161–1189年)祀天地之玉皆以次玉代之。章宗承安元年(1 1 96年)命礼玉燔玉,俱用真玉。说明内廷用玉,尚敷足用,然难免有时或阙。宫廷为了制玉,一定要掌握足够的玉工。这些玉工有的原在辽境,有的由金军从宋境掳掠而来。如天辅七年(1123年), 金军取燕京路,二月尽徙六州氏族富强工艺之民于内地。同年四月,又命习古乃、婆卢火监护常胜军及燕京豪族工匠,由松亭关徙之内地,想必其中也包括几许玉匠在内。这些玉匠在徙往金内地之后,除了为金人碾玉之外,还向女真人学徒传授碾玉技术。内廷设玉作碾制朝廷用玉,还设“制造册宝所”专制玉宝、玉册。

民间用玉可从发掘出土或传世的玉器中管窥其一二。

金代龟巢荷叶玉佩 长10厘米 北京丰台金代乌古伦窝伦墓出土

 

 

黑龙江地区是金朝故土,松花江支流阿什河流域是金肇兴之地,建于阿什河畔的上京会宁府(今阿城县城)是金朝前期的都城,也是上京路的治所。绥滨县境内奥里米古城金墓出土的玉镂空双鹿纹牌饰、玉嘎拉哈、白玉镂空花蕾形雕饰、玉镂空牵牛花饰; 中兴古城出土的玉鱼、玉人以及从群众手中征集的玉马;阿城巨源金齐国王墓出土玉器有白天鹅衔莲花、白玉练雀饰、金饰墨玉鹿卢、白玉菱角坠香盒、金轴环白玉、瓜鹅坠系香盒。这些玉器多与本地区的动植物为创作题材,有的玉器则反映了女真族贵族或平民 的生活习俗,或碾工粗犷,光工不足;或镂空琢、磨均极为精细,水平不一,但都是金腹地所产的金国贵族和庶民所用之玉器。

金代折枝花形玉佩 长9厘米 北京房山金代石椁墓出土

 

 

北京地区金墓也出土了一批精美的玉器。北京房山县金代石椁出土的十一件玉器已被确认为宋玉,但它埋藏于金国辖地,收到女真族贵妇的宠爱,由此可以反应金人的审美观和崇玉观。丰台区米粮屯生产队乌古伦富伦墓(大定二十年,1184年葬)出土荷叶立龟饰二件、白玉花鸟饰和白玉六曲环,其题材、做工与宋玉十分接近。

金代练鹊形玉纳言与金丝冠

 

通过上述出土和传世的玉器可以了解金代玉器的地区差别。一般说,今北京地区出土金国玉器玉质优良,作工精致,其题材多为花卉、飞禽和符瑞,具有鲜明的中原文化传统色彩,应为汉化程度较深的金玉,或为通过榷场交易及挞伐掳掠得来的宋玉,为金人玩好并殉入墓内。而黑龙 江省金内地出土的金代玉器与今北京地区出土的玉器不同,前已略述,兹不赘言。上述金代玉器的两种差别,在鉴定时必须注意。

金代练鹊形玉纳言 宽7厘米  北京房山金代石椁墓出土

 

 

现将金代玉器分类作扼要介绍。

朝廷用玉

 

已如上述,金代朝廷用玉,金史记载周全详尽,说明当时朝廷用玉制度严整、工艺精致、品种繁多、门类齐全,其数量、质量与宋相埒,唯出土或传世者甚少,根本不能反映朝廷用玉之繁盛。出土的玉带比较典型的是1958年吉林省扶余县出土的金扣玉带(图50),现存玉铐1 8、铊尾1,均素无纹饰,抛光尚属精工,尚有金扣及二金环、一金嵌海贝,应为单铊尾玉带。此玉带铐、铊尾背四角均有对穿之象鼻式孔,可供系于皮鞋;同时,在其表面角部又各有穿透之孔,共69孔,又可用钉铆上,出土时仅发现金钉54枚。现在刊登的彩片是复原后的状况,可知金代初年玉带之形制及其工艺。但此玉带有象鼻式孔和圆孔两种孔眼值得注意,是涉及年代先后,还是工艺本身的问题,值得今后推敲。

金代双鹤衔芝纹玉佩 宽8.2厘米 北京房山金代石椁墓出土

 

 

女真族佩饰称“列鲽”即腰佩,1 97 3年7月,黑龙江绥滨县 ;中兴古城金贵族墓(三号)出土的金代列蝶就是典型的女真贵族腰佩,以镀金银圆盒系以水晶、玛瑙、玉等珠坠,也是金玉的综合工艺品。此外都是零散的玉佩件。比较精工的有玉寿带衔花佩和玉“龟游”佩。

 

玉寿带衔花佩,与白玉寿带啄花佩分别出土于哈尔滨市香坊金墓及北京丰台王佐乡金乌古伦墓,虽各处南北,但均镂空寿带乌喙衔折枝花卉,一动一静,各呈异姿,细部以极细的阴线刻画。碾工精致与宋工相似。青玉“龟游”佩,两件的构图与做工是一致的。佩系扁片状作镂空隐起处理,手法工细,形象逼真。二荷叶相对,各有一立龟,荷叶之下有三岐状茨菰叶,龟做起突,其甲阴刻六角纹。有关龟立荷叶的记载,见于《宋书·符瑞志》:

 

“灵龟者,神龟也。王者德泽湛清,渔猎山川从时则出,五色鲜明,三百岁游于蕖叶之上,三千岁常游于卷耳之上。”

 

蕖叶即荷叶,正合此玉图案。所以,此玉表现,“王者德泽湛清”,为皇帝歌功颂德,属于符瑞玉器,名为“龟游”,对生者尚有祷其长寿之寓意。将该玉放平观赏,宛若荷叶、茨菰浮于水面,神龟游于蕖叶,生动可爱。神龟题材盛行于金国玉器,但往往作道家修炼或仙女图之配合形象,但像“龟游”图那样,神龟成为主题者还仅此一种。

金代绶带鸟衔花玉佩饰 宽6厘米  北京丰台金代乌古伦窝伦墓出土

 

 

肖生玉雕

 

所见金代肖生玉雕有童、鱼、兔、马等几种。青玉童(图53)自中兴古城金墓(七号)出土,头戴短翅乌纱帽,身穿短褐、长裤,左手执蕉叶,两腿交叉作行走状,与宋玉婴大致相同,唯面部方颐、尖颏及目、口处理与宋婴略异,这可能是按女真族童婴面容雕做。另一梳三丫髻童(图54)右手托举海青鹘,可能是女真族童子,这是识别宋、金玉婴的鉴定标准之一。金代玉藻鱼与辽玉鱼只有鱼而少加衬景的表现形式不同,而以荷藻配景,似鲤鱼畅游于水中,极其生寨金墓出土的玉荷叶鱼坠,仅此一例,确是别开生面的。金代水晶兔出土于奥里米古城遗址,碾工简古,类似“汉八刀”雕法,也是粗具轮廓,不拘细节,中间穿孔,可供佩系。玉马出自金中兴古城遗址,玉马卧伏,长鬃披颈,肢体肥壮,形象生动逼真,遥接韩翰“照夜白”之衣钵,与其时描写射猎场面的绘画《骑士猎归图》、《射猎图》和以马为描写对象的赵霖的作品《昭陵六骏图》及金人张璃《文姬归汉图》上的马是一脉相通的,以精工论,确是首屈一指的、不可多得的金玉佳作。

金代双鹿纹玉饰 宽4厘米 黑龙江绥滨奥里米金代墓葬出土

 

玉图画

 

金境玉图画是从宋地引进发展起来的,在传世金玉中不乏其例,它包括隐起的和立体的两种形式。前述玉佩以及在下面介绍的春水、秋山玉中有不少的玉件头是属于隐起的玉图画,散发着浓烈的诗情画意的艺术芳香。属于立体的玉图画多用作器盖上的钮,既有花乌禽兽等题材,又有人物、山水等画题。它的出现原因除受到宋地玉图画的刺激之外,也是金境成熟的绘画、 雕塑艺术培育的结果。通过青玉镂雕仙人钮(图55)这件立体的玉图画便可了解金朝玉图画的水 平与特点。此钮刻画在凌空剔透 的悬崖前,泛金黄色的柞树下,一倚坐的仙人正在修炼,其侧一 女仙捧杯侍立,空中翔鹤、柞侧 : 麋鹿、崖下神龟、枝头双猿,构 成了一处没有人间烟火的清虚空 灵的“洞天福地”。柞树上的深 浅黄色是有意利用子玉自然侵蚀动,与宋玉鱼的表现手法大致相同。西安市北郊范家 造成的外皮层,也就是皮壳色,这是宋、金玉工长用的留皮手法,以表现柞树由绿变黄的深秋季节,诱发人们沉入遐想,回味无穷。此钮有着较高的工艺水平和艺术价值,堪与宋玉图画相媲美。

金代“秋山玉”嵌饰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春水秋山玉

 

金代“春水”玉迄今尚无出土者,“秋山”玉仅出土一件,但是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玉器中确有一批春水、秋山玉。经过比较研究,确认其中有辽、金的,曾将其初步成果刊于《故宫博物院院刊》(1983年第2期)。春水、秋山原为契丹族的春秋渔猎的捺钵生活,有与其相关的绢画和壁画等存世。女真人建立金政权之后,承袭了契丹族春搜、秋狳的射猎、祭祀、娱乐传统,积极贯彻始终并加以健全,进而将其宫廷化、典章化,并定名为“春水”、 “秋山”,以取代契丹语“捺钵”。随着春水、秋山活动的普及和发展,表现其内容的工艺品、艺术品不断涌现,遂成为女真族的一种很流行的艺术题材。这种艺术题材最富有女真族特色,它不仅应用于玉器上,还应用于绘画、丝织、瓷、漆等工艺品上作装饰,说明其社会功能也是多方面的,可以补充金史之阙。在这里,可作为涉及不同功能的主题性玉雕群进行扼要的介绍。

 

白玉衔蓼天鹅,或许是金帝如春水时所系凉带上玉鹅饰的一种。白玉镂空鹘攫天鹅为不杂花卉的春水玉,接近束带上的玉鹅饰。青玉鹘攫天鹅佩、白玉镂空鹘攫天鹅带环,这两件春水玉均属杂花卉之饰。因其功能、器型有别,在鹘与天鹅、荷芦点景亦均有不同,两相比较,便可知其变化之微妙处。春水玉中不论是仅有鹘、鹅,还是杂花卉之饰的,都有用环托或不用环托的两种。白玉镂空鹘攫天鹅佩即用环托,这是功能上需要并兼顾美观的。实为绦带上的玉环“春水”纹,仅作其装饰。环是实用的,与玉钩搭成为完整的绦带钩环。通观春水玉,确是一幅幅生动而又富于激情的玉图画,这是女真族最富有民族特色的艺术结晶,也是汉与女真两族玉工天才的创造。画意是此类玉雕鉴定之关键,我们必须充分地加以关注。

 

迄今所见的秋山玉远少于春水玉,其艺术处理也稍逊于春水玉。秋山玉虽有繁、简、精、粗之分,但其表现手法均为野兽共处山林,相安无事,似乎仅仅刻画了金帝如秋山的特定环境和狩猎对象,缺乏激动人心的感染力。青玉双鹿带环、白玉镂空双鹿饰两件秋山玉充分表现了此类玉件的处理手法及其艺术境界,以其宁静、恬淡、天然、朴实的艺术魅力而引人入胜,给人以美的享受,表现了女真民族性格的另一面,与春水玉所体现的激昂、热烈的情绪互为补充。总之,春水、秋山玉折射着女真族的民族风尚及其生活情调,这又是它的艺术典型。春水玉是女真族玉的代表,同时又是女真族玉的极为重要的鉴定标准器。

金代“秋山玉”饰 高6.6厘米 湖北省钟祥市明代梁庄王墓出土

 

 

概而言之,宋、辽、金玉器工艺是在当时的绘画雕塑艺术影响下发展起来的。玉匠们以娴熟的写生能力和精湛的表现技巧,碾琢了场面宏伟、均齐对称、形神兼备的新型玉器。玉器皿多仿青铜彝器或金银器,并附加一定的装饰或具有明显时代感的图案,其时代格调还是清晰易辨的。符瑞性玉器已经出现,它开创了玉器上的吉祥图案之先河。

 

契丹、女真族为我国玉器的发展输入了新的血液。海东青攫天鹅玉、山林双鹿玉即是契丹、女真族射猎生活及民族感情的生动体现。

 

宋、辽、金玉器的艺术风格和碾琢技术的统一性是显而易见的,这是主流。但是,地区之分、题材之异、精粗之差、文野之别也是明显的、不可忽视。

金代“春水玉”带饰 长12厘米 湖北省钟祥市明代梁庄王墓出土

 

故宫博物院馆藏玉器简介

 

玉海东青啄雁饰,金,直径7cm,厚2.1cm。清宫旧藏。   此玉饰分为上、下两部分,下部为圆形,上部雕海东青啄雁及荷叶图案。海东青体小而敏捷,腾空回首,雁于海东青身下,回首与其对视,欲逃不能,身傍荷叶,一荷叶束而未张,一荷叶张而卷边,表明大雁已被迫降至荷塘,难寻生路。此玉饰两侧各有一椭圆形隧孔,可穿带或套入钩头,表明此物是一种用于人身的带饰。

发表评论